昆仑网首页
 
万里救助,只为边疆军娃

日期:2017-12-18   文章来源:新疆日报

11月12日,喀什地区疏勒县城,阳光明媚。

在一个居民区,南疆军区保障部军需营房处副处长安林峰一家早早起来,准备前往广东援疆工作前方指挥部赠送锦旗。

车子行驶在公路上,金色的阳光照进车内,也照进安林峰的心里。5岁的儿子小卓忽然说:“爸爸,我长大了要当医生,让许多像我一样的小朋友不用打针吃药。”

安林峰笑着说:“小卓不仅要当个医生,而且还要当个军医,守卫军人家庭的健康。”看着孩子天真的笑容,半年来艰辛的求医之路在安林峰脑海中一一涌现。

绝望

3月6日,安林峰的妻子像往常一样接小卓放学回家。

“妈妈我好累啊,你背背我。”上楼梯时,小卓突然扯住母亲的衣角。妻子仔细一看,发现孩子面色惨白、无精打采。“不好好穿衣服,感冒了吧。”安林峰的妻子疼爱地背起小卓,前往离家不远的解放军第十二医院门诊部就医。

那几天,安林峰忙得团团转。下周要陪同工作组上高原调研,他正在筹备相关工作。得知儿子生病后,他没有过多关注,继续埋头工作。

然而过了近一个星期,小卓病情依然不见好转,还出现了剧烈呕吐、呼吸困难等症状。安林峰终于意识到了不寻常,赶紧搁下工作,将小卓由门诊转为住院治疗。

3月13日,经过一系列检查,小卓被诊断为病毒性心肌炎、心力衰竭IV级。安林峰看着诊断书感到如若雷击。

医生见状宽慰他,心肌炎不是大病,只要配合治疗,治愈只是时间问题。“咱家没有遗传心脏病史,大夫说只是有炎症,要不了多久小卓就会像以前一样活蹦乱跳。”安林峰这样告诉妻子。

可是病情的发展越来越让安林峰感到害怕。3月15日深夜,小卓出现阵发性呼吸困难,焦躁不安,凄厉的哭声像利刃般深深刺进安林峰心中。

接下来的时日,小卓状况时好时坏,随时都可能有生命危险。

强忍着悲痛,安林峰每天在家人面前表现得信心满满,私下里四处求医。他在网络上一遍遍查询,乌鲁木齐、兰州、西安、沈阳,只要听说哪里有儿科或是心血管方面的专家,就立马托人将病历送过去。

几天的时间里,安林峰电话打了上百个、咨询了十几位医生,换来的却是一句又一句“这个病没法治,你再想想别的办法吧”。最后一丝希望破灭,心力交瘁的他瘫倒在医院门口。

3月28日,一位战友告诉安林峰,在疏附县人民医院心内科、儿科有几位广东援疆专家,他们或许可以提供更加专业的救治。安林峰立即赶往疏附县人民医院寻求帮助,见到了心内科专家鲁明军、儿科专家卢成渝。

“救救孩子,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安林峰哽咽着将病历递到鲁明军手中。“可能是重症心肌炎,也可能是扩张性心肌病,具体结果还需要更加详细的检查。”仔细阅完病历后,鲁明军做了初步判断,当即决定同副院长袁俊、卢成渝一起前往解放军第十二医院现场会诊。

会诊的结果并不理想,鲁明军认为扩心病的可能性较大。“不能再耽搁了!我来治!”鲁明军建议先采取丙球冲击疗法控制病情,待孩子各项指标平稳后再转至疏附县人民医院,由他做进一步检查治疗。3月30日晚,救护车将小卓送往疏附县人民医院。

温暖

疏附县人民医院的特护病房外,安林峰和妻子急切地走来走去,时不时透过窗口望向屋内。

不知在走廊里徘徊了多久,看到鲁明军第一个走了出来,安林峰赶紧迎了上去。“我们诊断为扩张性心肌病、心率失常、心力衰竭III级,孩子仍处于危险之中,必须尽快前往大型医院治疗。”鲁明军说。

有一个想法在安林峰脑海中涌出:既然可以求助援疆医生,为什么不试试求助援疆指挥部?没有丝毫犹豫,安林峰找到了喀什地委委员、喀什军分区司令员王登良。

听闻孩子病情危急,王登良第一时间拨通了广东省政府副秘书长、喀什地委副书记、广东援疆工作前方指挥部总指挥贺宇的电话。贺宇获悉情况后当即表态:“你放心,你们为国奉献,我们会尽最大的努力救治孩子。”简短的话语似有千钧之力,让安林峰重新看到了希望。

当天晚上,广东援疆工作前方指挥部卫生处处长孙宝山就来到医院看望小卓,带来了指挥部的祝福。随后几天里,孙宝山协调上海援疆医疗队,喀什第一、第二人民医院的专家来到疏附进行联合会诊。而在安林峰同贺宇的微信交流中,好消息也接踵而来:

“广东省人民医院耿庆山书记已表态全力以赴,并指示前方张主任拿出科学会诊意见,估计四五天就可以转院广州。”

“以孩子为重,能走就走,走不了就让后方专家飞过来!”

……

有救了!孩子有救了!广东省人民医院心血管研究所是国内顶尖的心内科医院之一,这让一家人喜出望外,小卓的奶奶念叨着孙儿福大命大遇到了好人,安林峰妻子也说,没想到一名边防军人的孩子牵动了这么多人的心。

一切为了重病的孩子。南疆军区领导致电南方航空公司协调航班和医疗设备登机事宜;广东援疆工作前方指挥部指定专人在广东负责接洽、联络工作;援疆医疗队挑选最优秀的医生、护士随行护理以防不测;广东省人民医院联系白云机场安排救护车进场接机,确立专项医疗组并设置好急救病房……一条“生命绿色通道”连接起相隔万里的两地。

4月11日,适逢小卓病情稳定的窗口期,在全方位综合评估后,孙宝山带着2名医护人员和安林峰一家登上了飞往广东的航班。临行前,安林峰向贺宇发了这样一条信息:我自己戍边16年无怨无悔,但当孩子深受病痛折磨时,我们与内地大医院咫尺天涯,是援疆指挥部的领导,医疗专家给了我们全家希望!感恩你们,谢谢你们给孩子的机会。

希望

伴随机舱内的提示音,飞机缓缓下降,长达10小时的飞行终于要结束,然而大家最不愿看到的一幕还是发生了。小卓患有龋齿,突发的牙疼导致孩子哭闹,心率陡增。

距机场还有不足20分钟的飞行距离,救护车已经在停机坪等待,所有人的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不顾飞机下降时产生的颠簸,医护人员迅速按照预案进行急救。

启动除颤仪、注射药物……医护人员所做的一切,都在和死神赛跑。距离降落还有10分钟,机舱内的时间似乎凝滞,大家的目光锁定在心电仪巴掌大的屏幕上,200、170、150……心率逐渐下降,但依然没有摆脱危险。快些、再快些,安林峰拳头攥得发白,双腿不由自主抖了起来。

飞机平稳落地。舱门打开,医护人员抱起小卓向救护车冲去,乘务长王娇拉住安林峰,将两包一次性拖鞋、毛巾塞进他怀里,并递来一张写有联系方式的纸条,“我能做的只有这些,如果孩子康复,请告诉我一声。”安林峰来不及感谢,深深鞠了一躬匆匆离去。

抢救还在继续,救护车呼啸着向医院疾驰,平时需要1个多小时的路程,这次竟然只用了35分钟,直到将小卓送入重症监护室,大家悬着的心才稍稍平稳。冒险闯关,回想起这段经历,安林峰至今心有余悸。

在广东省人民医院住院的第二天,院长庄建、书记耿庆山来到病房,亲自论证治疗方案,并特意叮嘱医护人员:“这是一名边防军人的孩子,要当作一项政治任务全力以赴。”“边疆军娃万里救治”的消息在医院传开,不少医生护士主动请缨参与救治工作;医院党办主任郝黎一得空就来到病房和小卓的家人谈心;为了便于跟踪治疗,医院成立了“军娃小卓救护”微信群;主任医师曾少颖多次联系德国专家,期望从电生理角度探索新的突破口……

在精心治疗下,小卓的病情得到有效控制,各项生理指标明显改善,但距离正常儿童的标准,仍有很长的路要走。专家组论证实践了多个方案均效果不佳,面对不知何时才是终点的治疗长路,一团阴霾逐渐笼罩在安林峰一家人和医护人员心头。

为了确保孩子能够彻底摆脱病痛,南疆军区领导又指示和田军分区政委张国新向位于和田的北京援疆工作前方指挥部求援,在总指挥卢宇国的协调下,小卓转院至安贞医院特需门诊住院治疗。

5月26日,一家人挥泪作别朝夕相处40余天的医护人员,踏上了北上的列车。在安贞医院经过20天的治疗,小卓病情有所好转。6月23日,小卓终于回到阔别已久的喀什家中。如今,小卓基本康复,再悉心调养半年就可以正常上学。

昆仑网微信二维码

 

文章评论加载中

用户: 联系方式:
       

 

主办单位: 中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委员会党建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
承办单位: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员教育中心
技术支持: 0991-2508327 0991-3838958-808
新ICP备050037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