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仑网首页
 
西路征程(四)

日期:2017-08-25   文章来源:《新疆党史》2015年第4期  方槐

一、风雨将至

1942年3月19日,时任新疆地方军队机械旅旅长的盛世才四弟盛世骐遭人杀害。于是盛世才以此事为借口,抓捕盛世骐妻子陈世英,然后在酷刑逼迫下,盛世骐妻子陈世英承认与苏联军事顾问拉托夫有奸情,中国共产党要在4月12日制造暴动推翻新疆政府。于是,1942年9月拘捕了我党应他邀请派到新疆帮助他巩固政权工作的全体共产党人。

1942年7月8日,上午8时许,边防航空队教育训练中队参加新机种改装训练班的全体共产党员,正在距迪化市约50公里的高家户临时野战机场进行训练时,曾任我和方子翼等学员教官的任兆祥忽然驾驶一架初教机降落在我们训练驻地的机场。他落地后,就向我们的班长吕黎平说:“航空队张队长要你们尽快收拾行装回迪化”。我们问他“为什么?有什么事这样急?”他不作回答,只说“这是张队长的通知”。我们思想上已预感到盛世才已向我们这批红军战士共产党人开刀了。只好以愤怒不安的心情收拾行装,乘边防航空队派来的两辆苏式大卡车,于当日中午回到我们在迪化航空队的住处。

我们刚下车,我们的班长吕黎平就被边防航空队的少将队长张炳光叫去告知,盛世才要我们搬出航空队的命令说:“你们的学生立即全部离开航空队,搬到南梁招待所去。”吕黎平反问:“为什么?”张炳光则说:“这是盛督办的命令!你们先执行!”吕黎平回到我们的住处,向我们全体同志转达了盛世才发出的通告要我们搬出航空队的命令。并即派了一位同志去党代表处向党代表陈潭秋同志报告所发生的情况,又及时地召开了党支部委员、小组长紧急联席会议,要求大家沉着镇静的应付可能发生的各种情况。

派去向党代表陈潭秋同志报告情况的同志回来说:陈潭秋同志说:“这事已发生,全体同志要沉着,不要过于紧张。你们只好先搬出来”。我们大家都憋了一肚子气,收拾行装。

行李收拾完后,虽午餐时间已到,但我们却无心思进餐厅,就于2时许乘坐边防航空队已准备好在等待的三辆苏式大卡车,离开了我们在此学习、生活、战斗近5年的住地。

我们先搬进南门外一处客栈临时住下(两个晚上),第三天(八办通知)上午搬进南梁河边一处临时建起的“招待所”里。我们刚把行李放下,我们的党代表陈潭秋同志就来到我们落脚的住处,深情的看望我们。并以严肃的心情安慰我们说:“我已将你们搬出航空队的事报告了党中央”。我们都深知我们的党代表陈潭秋同志此时此境的压力和危险是最大的。但是,他所关心的首先是同志们的安全和新疆的政治局面的变化。他向我们介绍了盛世才已投靠蒋介石,开始反苏、反共的一些情况后,热情激扬地说:“你们37位同志,是党千辛万苦培养出来的第一批经历战争锻练的航空技术人员,是我们党的宝贵财富。目前从陆地送你们回延安已不可能,我已向党中央发电报,请中央尽快与苏联联系,争取把你们送到苏联去,待国内条件成熟后,再把你们接回来建设我们自己的空军”。

我们在这临时招待所一个多月的时日里,陈潭秋同志多次来我们住处,他凭着一个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惊人的记忆力,多次向我们传达了党中央关于在全党开展整风运动的决定。他以一名无产阶级革命家临危不惧、镇定自如的特有气概,针对面临的严重形势,要求我们以整风的精神,加强无产阶级革命的气节教育,立场坚定,要“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

他还对我们这些江西“老表”说,南宋末年的最后一任宰相文天祥就是江西人,他被元军俘虏后坚贞不屈,写下了“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的不朽诗句和气壮山河的《正气歌》,最后慷慨就义,不愧是一位伟大的民族英雄。我们共产党人应该比文天祥高十倍、百倍。要把敌人的法庭变成对敌人斗争的战场,把敌人的牢房变成学校,为党的事业积蓄知识和力量。我们在临时“招待所”一个多月的时日里,按照党代表的指示,进行整风学习,进行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如何保守气节为主要课题的教育,增强战斗意识,重点是从思想上准备被敌人关进黑牢。

9月初,陈潭秋来到我们的住处,他对我们说:“党中央与苏联商议好了,同意你们撤到苏联继续学习。他将我们航空队的党组织和行政组织作了调整,党支部书记和队长由吕黎平一人担任。他说:  “这样便利一点,尤其到了苏联他们是一长制,接谈一些事容易些。”他指定了支部委员,并提出你们可以按飞行和机械组成党小组,对外不能公开,如有必要向外朕系,就由你们的队长出面等。他把我们的组织形式调整后,又再次向我们讲了新疆盛世才的近况,并再三的对我们说:情况很复杂,要求我们要冷静,思想要有准备,万一情况变坏,走不了,被敌人关起来,作为一名红色战士、共产党员,就要旗帜鲜明、立场坚定的迎击敌人的进攻。同时也要作好转到苏联的准备。

于是,我们于9月13日听命从“招待所”搬进了原属八路军驻新疆办事处的一所“新房子”,作为出发前的临时住处。我们在这里进一步按陈潭秋同志的要求作行前准备,和万一走不了进敌人黑牢的思想准备。

二、被软禁

可是,情况突变,事不由人。三天后,即1942年9月17日,盛世才这个魔头突然派出了大批武装便衣特务,将八路军驻新疆办事处(即中共中央驻新疆代表处)团团包围,拘捕了陈潭秋、毛泽民、林基路等同志,以及我党应盛世才邀请派到新疆政府辅助他工作的全体同志和他们的妻子、儿女,连我党八路军在新疆治疗的老弱伤病残人员也不放过,全数被他关押起来打入黑狱。

当天下午2时许,曾任过我们航空队教员的边防航空队的中队长高继忠少校带着三辆苏式大卡车和一批荷枪实弹的武装人员,来到我们刚搬进不几天的“新房子”,高继忠对我们的吕黎平说:“盛督办要你们去谈话,快把行李收拾好上车”。我们都心里明白将要发生的事件,预感到敌人已把刺刀对准我们了。吕黎平同志一面向大家说收拾行李,一面指派一位同志去“八户梁”(八办刚搬进的住处)向党代表陈潭秋同志报告我们这里发生的事。派出的同志急速地回来了,向吕黎平同志说:“没见到,进不去,四周都是带枪的便衣”。情况急变,吕黎平同志又指派了一位同志再次前去试探。结果同前一位同志一样的一无所获的急速回来了。只说了一句:“进不去”。我们这批远在塞外的红色战士,就从此时起与我们最敬爱的党代表陈潭秋同志分别了,直到他被敌人杀害都未见上一面。

我们坐上高继忠带来的大卡车,他带我们到督办公署东大楼,楼门前已有好几个荷枪实弹的人站在门的两边,还有几个便衣人带我们上楼,进到一间大会议厅,要我们在“这里等着”。这一等就等了几个钟头未见人来,吕黎平同志就找到大楼值班室,向督办公署参谋长汪鸿藻打电话,打了两三次电话,都只是回答:“等着,督办有事”。我们心急火燎的等着,等着,一直等到电灯放亮,天已进入深黑,这时大楼的大座钟已过了八时,汪鸿藻来了,他说:督办有事不能来,我代表他来。现在迪化的情况变了,很不安全,为安全,把你们搬到一个较安全的地方。说完他就走了。立即来了两个穿便衣的人说:“你们上车”。我们又坐上拉我们来的车。但此时,车前司机室坐的不是带我们来的高继忠,而是我们不曾相识的人,每车还有四、五个不认识的人,他们叫司机把我们拉到了督办公署后院的教导连驻地。我们就在这里关押了5个多月,与党代表,与办事处都失去了联系。

为准备更严酷的战斗,党支部依据当时可以预见的情况,安定大家的思想,稳定对敌特斗争的情绪。决定:

一、想方设法与党代表和党中央取得联系。

二、重新划分小组,组织学习。学习内容,一是政治学习,主要内容是进行整风,对已学过的文件和陈潭秋同志多次教导的共产党员的气节的讨论;二是文化(主要是数学),兼学航空理论。

这套学习一直到1943年2月24日止。最难进行的是与党代表和八办、党中央取得联系的这件事。

为取得联系,我们费尽了心思。我们住的地方是四面高墙,有的墙段还架设了电网,门房、高墙岗哨林立,要想出去简直就是“插翅难飞”。经过苦思和各个角落的观察,才终于找到一处旱厕的角落,可以翻越过去,经另一住房的小侧门出去。研究在确保安全下的翻越方式。党支部,先后派出5位同志(六次)出去联系,并多方托友人(我们在航空队学习时的苏联总教官)请苏联驻迪化总领事馆,帮助我们转发给党中央的电报:报告我们和党代表等已全部被敌人关进黑牢。就这件事,我们1946年7月回到延安后,我问过康生,他说:“记得看到过这样的电报,但当时,中央也无法与你们联系……”。我们一直没有放弃争取联系上的愿望。

我们在“教导连”关押期间,有两个动摇的人越墙逃跑出去,脱离了我们这个被关押的群体。我们在“教导连”关押5个月零7天。直到1943年2月24日晚,敌特借口“这里不安全,你们快收拾行李上车,搬到一个较安全的地方”。被武装押转到被盛世才杀害的原新疆省主席刘文龙的住处“刘公馆”。在这被关押到1944年11月6日晚。

关在“刘公馆”,正大门被封死,两面城墙,一面高墙,左侧小门外住一个排的武装兵,从侧面通行的大门和城墙上都设有三处荷枪实弹的双岗哨兵。此处更无法与外面取得任何联系。党支部根据这一情况决定:学习继续进行,设法找到报纸,以便了解一些国内外形势,尤其要知道一些国内抗战和国共两党的关系情况。我们知道我们党中央与国民党谈判的消息,就是从报纸上看到的。弄一张报纸要比市面高好多倍的费用。我们本已是穷汉,身上无分文,只能托看管我们的人代我们拿到外面去卖一些物件。我被押时有几套未穿过的新衣服,就是为要弄到报纸变卖了。

形势越来越严重,我们的生活也越来越差。健康状况每况愈下。为维持身体健康,能够继续坚持迎接对敌特更复杂、更残酷的斗争。我们便开始了寻找改善生活、维持建康的办法:通过看管我们的一位老工友,帮我们购买骆驼毛,洗净、加工,捡尽粗毛后,用自制的“土”工具捻成毛线,学着织成毛衣、毛裤毛袜等物品,再请那位老工友拿出去卖上几个钱,用来秘密买报纸,了解一些国内外的情况和公开买些食品改善生活,以保持对敌特斗争的思想和身体本钱。

在长达2年零2个多月的“软禁”关押中,我们这批从战斗生活中长大成人的红军战士,除两人对敌斗争失去信心脱离我们这个集体逃走外,绝大多数同志,都发扬了无产阶级大无畏的革命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不断学习提高对敌特斗争的知识,充满了取得对敌斗争胜利信心。

三、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1944年是苏德战场发生根本转折的一年,这年的1月,苏联红军收复了被德国法西斯军队侵占的全部国土。以锐不可挡之势,从东欧向德国国境推进,希特勒法西斯的末日已指日可待。在我们国内,中国共产党领导的解放区的军民击退了国民党反动派发动的第三次反共、反人民的高潮。开始了对日本侵略者的局部反攻,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胜利已经在望。

盛世才看到国民党势力在他统治的地盘内渗透到各个部门,他的统治摇摇欲坠。于是,重演一个“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故事,也搞了一个以打击国民党为目标的“阴谋暴动案”,把国民党驻新疆省党部的头头抓了起来,关进黑牢施以严刑。企图以这种办法赶走由他自己作贱而引进国民党已渗入新疆的势力。盛世才是一个蠢猪,他没有把蒋介石的国民党势力赶出新疆,却被国民党蒋介石把他赶出了新疆。蒋介石安排他的亲信吴忠信当了新疆省的主席。盛世才垮台,吴忠信登台,国民党特务就变本加厉的对我们共产党人加紧迫害。

(节选自《红色印迹》)

昆仑网微博二维码 昆仑网微信二维码

 

文章评论加载中

用户: 联系方式:
       

 

主办单位: 中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委员会党建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
承办单位: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员教育中心
技术支持: 0991-2508327 0991-3838958-808
新ICP备050037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