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仑网首页
 
关于新疆的牧业、农业和工业等问题

日期:2018-08-17   文章来源:《新疆党史》2018年第2期

(一九六六年三月二十四日)

刘少奇

新疆山上有水,地下也有水,很有希望。种了农作物,加上植树造林,气候就可以改变。新疆能不能大片植树、封山育林?可能很早以前新疆人口并不少,也有树林,沙漠地方也能够种地,后来把树一砍就不好了。陕北黄土高原一下雨就水土流失,有了树就不同了。新疆地方这样大,可以栽树。要搞一些种子如榆树,自己繁殖,不要人栽,这样来得快,也省事。西北的陕北、甘肃、新疆都是好地方。你们要用一百年时间使这个地方有个根本的改变。但是,一百年我们在座的人都不在了,以后怎么办?就靠我们的后代了。

新疆有这样大的草原,很好。要保护草原。草原开不开荒?凡是开荒有利于畜牧业发展的,就可以开;妨碍畜牧业发展的,就不要开。保护草原是个很重要的问题。美国开了一次荒,犯了错误,带来风沙危害,结果不得不重新种草。苏联也犯了这个错误。我们再不要犯这个错误了。所以,要保护草原,不要多开荒。同时,还要改良草原,合理利用草原。前些时候《人民日报》登了内蒙古合理利用草原的文章[1],就是生产队固定使用草场,有计划地放牧,我的牲口不吃你的草,你的牲口也不吃我的草,这样对保护草原有利,过分放牧会使草原退化。这个问题,你们可以试验。改良草原可以撒点种子,发展好草,除去坏草,这样做并不困难。草原也要搞水利灌溉。草原的肥料就是羊粪,把草烧了也是肥料。

新疆畜牧业可以大发展,有前途。牧区搞农业有好处。杂草可以喂羊。牧区搞农业不是减少草量,而是增加草量就好。牧区粮食自给了,还会有商品粮上交。也可以不要牧民交商品粮,而是交牲畜、羊毛,让他们认真搞畜牧业,畜牧业对国家利益大。要农牧结合,以牧为主,农业促进畜牧业发展。要想办法避免雪灾。要准备过冬草料。有了草料,下雪就不怕了。要搞精饲料,一百斤精饲料等于几百斤草料。可以种豆科植物,豆子、杆子、叶子,牲口都可以吃。不要牧民交商品粮,搞点粮食储备度雪灾,也是为了备荒。畜牧业要发展,还要增加新的牧民。中学毕业以后去放牧,可以当兽医,可以搞配种。要搞半牧半读,给牧民增加一些文化知识。这是提高生产力最重要的办法。人是生产力的第一要素。要搞人的技术革新,改造人的思想,提高人的文化水平,改进生产技术。

你们对农业有长期设想,就是再经过三个五年要达到一亿亩耕地,比现在增加一倍多,这是一件大事。工业也要有长期规划。凡是生活必需品,除了少数东西自己不能制造,大多数东西都能自己制造。从内地运来,这样远的路程,运费不得了。就是本地调运也不方便。要就原料、就市场分散布局。同时,还要搞点钢铁,搞点机械制造。要考虑十五年搞几个点,达到什么标准,十五年不行,再搞十五年,三十年总要搞出个样子。

你们搞计划的时候,特别是搞工业计划,要联系消灭三个差别[2]来考虑。新疆工业少,大城市少,是个缺点,也有好处。以后盖新工厂就不要盖在城市里,特别是不要盖在大城市里,要盖在农村。工人可以参加农业劳动,农民可以当工人,工人家属也可以参加农业劳动。苏联是工业只管工业不管农业,农业只管农业不管工业。把工厂搬到农村去,文化、教育、卫生也都去了,就有逐步消灭城乡差别的条件了。工业化的结果不搞成苏联那个样子,也不搞成资本主义国家那个样子,要搞得城乡差别、工农差别看不太清楚。到处都有工厂、有学校,有做工的、有种地的,普通工人、农民不只是有小学、初中文化水平,而且有专科、大学文化水平的,这样三个差别就逐步消灭了。这也是人的技术革新,是生产力最大的前进。工业化不要化成几个大城市,搞得农村、城市区别不大就好了。工人也种地,农民也做工;既能体力劳动,又能脑力劳动。新疆再不要建设大城市了,乌鲁木齐再不要扩大了。将来机关也可以分散。大学也不要办在城市里。工厂、机关一分散,基本人口搬走了,商店、医院、学校等服务人口也就跟着走了。大庆十二三万人,没有搞大城市,工业、农业、服务行业结合起来,房子是干打垒的,再搞几十年工人有钱了自己可以盖好房子,不要国家出钱,干打垒撤掉也不可惜。苏联农业现在为什么那样困难?就是有那样多人进城,虽然集体化了、机械化了,但农业问题还是解决不了,青壮年都不愿意留在乡下,集体农庄尽是老头子,没有劳动力。总之,工业布局,要从消灭三个差别出发来安排,安排错了,几十年、几百年不能改变。现在就要注意这个问题,要提到议事日程上来讨论。

注释:

[1]指一九六六年三月十日《人民日报》刊登的一篇报道,题为《内蒙古锡林高勒公社一年来的实践证明:固定社队草牧场的使用权是发展畜牧业的重要政策》。

[2]三个差别,即工农差别、城乡差别、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的差别。

解读:

这是刘少奇同志在乌鲁木齐听取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汇报工作时的讲话摘要。196634月间,国家主席刘少奇在出访巴基斯坦、阿富汗途中,先后三次来到新疆,看望新疆各族人民,检查指导工作。其中第一次是1966322日,由北京飞抵乌鲁木齐,26日由乌鲁木齐飞巴基斯坦访问;第二次是1966331日,由巴基斯坦回国,飞抵新疆和田,44日,离开和田,飞赴阿富汗访问;第三次是196648日,由阿富汗回国,飞抵乌鲁木齐,411日,离开新疆,飞抵昆明。在新疆期间,刘少奇先后多次接见自治区党政军负责人及和田、喀什、克孜勒苏等地州党政军负责人和各族各界群众代表,参观了自治区经济建设展览馆、自治区博物馆,出席了干部报告会、晚会,和各族干部群众亲切交谈,对新疆的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作了许多重要指示,他在乌鲁木齐听取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汇报工作时的讲话,就是其中的一篇。在这篇讲话中,刘少奇重点谈了新疆的生态保护问题,他提出要用100年时间使新疆的生态有个根本改变。第一、植树造林、封山育林,多栽树少砍树,改变新疆的气候;第二、要保护草原,不要开垦草原,同时,要改良草原,合理利用草原,防止过度放牧。第三、新疆发展工业和城市,要搞好规划,工厂不要都集中建在大城市里,不要把城市都建成大城市,以缩小城乡差别、防止大城市病。据查,刘少奇是党和国家领导人中最早谈新疆生态保护的,从讲话中,我们可以看到,具体内容和观点颇具远见卓识,至今仍有很强的现实针对性,也十分符合当今乃至未来的人类社会发展方向。

(史文)


昆仑网微信二维码
 

主办单位: 中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委员会党建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
承办单位: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员教育中心
技术支持: 0991-2508327 0991-3838958-808
新ICP备050037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