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当前位置:
  2. 首页
  3. 党史文献
  4. 人物长廊
  5. 详情

邓力群重回新疆纪行

日期:2019-02-16
来源:《新疆党史》2018年第6期
【字体:

邓力群同志和王震将军生前是好朋友。1949年新疆和平解放后,王震任中共西北局新疆分局书记,主持新疆工作;邓力群任新疆分局常委兼宣传部长,二人密切合作,结下了深厚的友谊。邓力群同志说过,王震将军生前与他约定:二人中,谁若先走一步,健在者一定要去送别,丧事一定要从简。

1993年王震将军逝世后,党中央尊重将军的遗愿,决定于当年的4月5日将王震将军的骨灰撒放新疆天山。邓力群同志履约于4月4日,陪同将军的夫人王季青及其子女,护送骨灰乘专机到乌鲁木齐,参加了中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委员会举行的祭奠仪式。4月5日,将军的骨灰撒放到天山深处风光秀丽的前峡后峡一带后,中央各有关部门领导、工作人员和将军的家属子女,乘专机返回了北京。邓力群同志和秘书刘中海、警卫员马遵元留下,拟在新疆视察两周。区党委决定,由自治区政协副主席冯大真和我专程陪同、宋汉良书记和各位副书记分段陪同邓力群同志视察。我当时任区党委副秘书长。

4月6日下午和7日上午,区党委办公厅在环球大酒店,先后为邓力群同志举行了干部座谈会。邀请解放前夕和五十年代初在新疆工作期间熟识邓力群同志的各民族领导干部,主要是宣传与文化教育方面的领导干部座谈。我记得6日下午到会的有富文、麦苗、巩克等同志;7日上午到会的有玛依努尔·哈斯木、安尼瓦尔·汗巴巴、德林、买买提明·玉素甫、舒慕同等。邓力群同志记性甚好,虽已70余岁高龄且相别40多年,但见面时几乎能叫出每一个干部的名字,包括少数民族干部的名字,这让我们这些在场的干部不胜惊讶与羡慕。

4月7日上午,我和区党委副书记克尤木·巴吾东、自治区政协副主席冯大真等,在宋汉良书记的带领下,陪同邓力群同志到乌鲁木齐烈士陵园,向陈潭秋、毛泽民、林基路、乔国祯、吴茂林等革命烈士和包尔汉的陵墓分别敬献了花圈,参观了革命烈士生平陈列馆。

在此期间,区党委办公厅向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喀什地区等邓力群同志准备去视察的地、州、市发去了电报,要求做好向邓力群同志汇报工作的准备。

这份电报的文字简洁明了,内容中肯感人,恰当地表达了当时的区党委领导对邓力群同志的尊敬和评价,特抄原文于此:

“原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宣部部长、中顾问委员,现任中共中央党史领导小组副组长邓力群同志,陪同王震同志亲属护送王震同志骨灰到新疆撒放。活动结束后,留在新疆视察工作。

邓力群同志与新疆有着特殊的关系。早在解放前夕,他就受党中央的委派来疆工作,同新疆各族人民一道为新疆的和平解放事业做出了重要贡献;解放后,邓力群同志担任中共中央新疆分局常委兼宣传部长,为新疆国民经济的恢复和发展,为促进新疆各族人民的团结和各项社会事业的发展做了大量工作,受到新疆各族干部、群众的尊敬……”

4月8日,冯大真同志和我等在阿木冬·尼牙孜副书记的带领下,陪同邓力群同志上午参观新疆博物馆、新疆地矿馆后,下午6时乘飞机前往喀什地区。喀什地委书记张秀明、行署专员司马义·铁力瓦尔地等到机场迎接。第二天早餐后,张秀明、司马义·铁力瓦尔地与我们一道陪同邓力群同志去英吉沙县视察。听取县委的工作汇报和合影留念后,邓力群同志接见了该县曾参加过土改工作的老干部。土改时,邓力群同志曾下乡到该县蹲过点,有几位老干部还记得当年与邓老见面时的情景。特别是邓力群同志见到了当年他下乡时,给他赶过马车的维吾尔族车夫时,显得特别兴奋和高兴,并且说了很多感谢的话。在参观“英吉沙小刀厂”时,邓力群同志兴趣极浓,询问了很多生产细节,对维吾尔族工人手工操作的娴熟和产品的精美工艺极力赞扬。但对简陋的厂房和极为原始的生产方式,也感到遗憾和惋惜。他提醒和鼓励当地干部,应想方设法改善办厂条件,改进改良工艺,把这一具有维吾尔族鲜明特色的手工业保护好、发展好。晚上,我们陪同邓力群同志观看了维吾尔族歌舞表演,与大家同唱同跳同乐。邓力群同志还戴着维吾尔族小花帽,兴致勃勃地伴着高亢激昂的维吾尔族乐曲,与各民族干部群众跳舞同乐。可以看出,他对新疆少数民族干部、群众,是有着深厚的感情的。

4月10日,邓力群同志在喀什市先后参观香妃墓、艾提尕尔清真寺后,我们陪同他返回了乌鲁木齐。本打算让他在乌鲁木齐休息一两天,但他兴致很高,要求抓紧时间继续视察。所以,4月11日下午,我们又陪同他视察了乌鲁木齐市红雁池热水养鱼。区党委副书记张福森和时任乌鲁木齐市委书记吴敦夫、市长玉素甫·艾沙、秘书长杨克明等也来陪同。对乌鲁木齐市利用发电厂废热水养鱼,改善和丰富市民生活,邓力群同志给予了充分的肯定和赞扬。

4月12日,北疆大地艳阳高照,春意正浓。冯大真同志和我等在宋汉良书记带领下,陪同邓力群同志前往石河子和农八师。兵团政委郭刚同志也来陪同。在石河子,邓力群同志先后视察了八一毛纺厂、石河子总场等单位。4月13日到奎屯市、农七师和独山子炼油厂视察。先后视察了奎屯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独山子炼油厂、乙烯工程工地,听取了各单位的工作汇报和介绍。当晚在独山子炼油厂的柯克亚宾馆住宿。记得晚餐后,宋汉良书记在邓力群同志的客厅,俩人聊天直到深夜。

4月14日早餐后,宋汉良书记返回乌鲁木齐,由昨夜赶来的区党委副书记贾那布尔同志,带领我们陪同邓力群同志去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视察和参观。当时的阿拉山口,是我国新开放的对中亚各国的贸易口岸,是一件引人注意的新鲜事。当天下午,我们的车直接开到了阿拉山口。新建的口岸已经初具规模,火车站、海关大楼等都修建得很漂亮;道路宽阔笔直,有的已经铺好了黑色路面。该口岸在艾比湖畔,与邻国哈萨克斯坦的边界上没有山岳或河流相隔。邓力群同志还特意到中哈两国铁路的接轨点留影纪念。

4月15日,邓力群一行去伊犁的霍尔果斯口岸参观。中途在美丽的赛里木湖边停留了约半个小时。虽然在博乐时热得我们都脱去了毛衣,但赛里木湖仍然结着坚冰,因为这里海拔高。此时的邓力群同志兴致极高,看着那美丽的湖光山色不愿离开。因为这里气温低、容易着凉,我们几次催促邓老上车,他才恋恋不舍地离开这里。在翻越天山路过“松树头”“果子沟”时,看着那满山青松翠柏和山顶的皑皑白雪,邓力群同志思绪万千,因为当年正在风华正茂的时候,他遵照党中央的指示,携电台从苏联进入伊犁,推动新疆和平解放时,曾经从这条路往返伊犁与迪化(今乌鲁木齐)多次,经受了无数艰难曲折和惊险。近半个世纪后的今天,已经满头白发77岁高龄的他,重走这条百转千回、云山万重的山路,怎么能不百感交集呢?

翻过天山就到了伊犁霍城县的卢草沟村。简单用过午餐后,直奔霍尔果斯口岸视察。这里是我国历史悠久且规模很大的一个陆路口岸,改革开放以后重新进行了规划和建设。邓力群一行先后参观了联检大厅、货场、国门,站在界桥上照了相,还登上专供边防战士用的瞭望台,借助望远镜,观看了对面哈萨克斯坦国的口岸所在地潘菲罗夫的景象。

回到伊宁市,在伊犁州、地两级领导陪同吃晚饭时,邓力群同志感到身体不舒服,提前离席回宿舍休息。晚饭后,刘中海秘书告诉我,邓老恶心呕吐,还拉了一次肚子。我顿时感到紧张,立即让从乌鲁木齐一道陪同来的自治区人民医院常松年大夫,给邓老进行了检查、服了药。常大夫很负责任,几乎一夜未眠陪护在旁边。第二天早晨,我刚起床还没有洗漱,常大夫就告诉我:邓老昨夜发低烧,糖尿病复发,因为年事已高,病情严重。我让常大夫立即给伊犁友谊医院巩光华院长挂电话,因为他们同行熟识,请巩院长尽快赶来会诊。经巩院长会诊后,二位大夫一致认为邓老病情较重,糖尿病发展到出现了酮体。如不及时控制,发展下去,会出现酸中毒,甚至引起昏迷。对此,我甚为震惊和担忧。贾那布尔、冯大真和伊犁哈萨克自治州的领导也都十分紧张。在贾那布尔副书记主持下,经大家研究,同意按照医生的意见,立即给病人注射胰岛素。经刘中海秘书征求得到邓老的同意后,巩院长调来了医院的护士长,搬来了心脏监护器等仪器;进行了血液、尿液等各项化验,并开始输液。医生一再要求将病人立即由宾馆转到医院的监护室。但刘中海秘书不同意,因而只得继续在宾馆输液和监护。此时,病人的病情比较稳定。快到中午时,又进行了一次化验。护士长高兴地告诉我们,病人的病情奇迹般地大有好转,包括体温在内的各项指标都已基本正常。我们大家高兴极了!

经过继续治疗和护理,邓老的病情越来越轻,晚餐还吃了两小碗粥。晚上10时许,医生又进行了一次全面的检查和化验,结果比上午还好。即使这样也不敢大意,晚上,巩院长和护士长党秀英、心电科副主任赖玉屏,加上乌鲁木齐来的常大夫,一直在病床前监护和观察。夜12时许,我给宋汉良书记打电话,报告了邓老病情基本好转的消息。他很高兴,并让转达对邓老的安慰与问候。

4月17日早晨一起床,我的头一件事就是找医生询问邓老的病情。常大夫告诉我:邓老已经基本康复,检查的各类指标,都已经正常了。这使我彻底放了心;报告贾那布尔等领导后,大家都很高兴和轻松。我进到邓老的卧室,对他进行了问候,并转告了宋汉良书记昨晚在电话上对他病情的关心。

遵照邓力群同志的意愿,这天下午,我们自治区来的陪同人员和伊犁州、地的领导,还有从乌鲁木齐与我们一道来的阿合买提江烈士的儿子阿地里江,陪同邓力群同志到伊宁市西公园,给阿合买提江、伊斯哈克伯克、阿巴索夫和罗志等烈士敬献了花圈,还参观了烈士事迹陈列馆。在看到阿合买提江烈士的遗像,特别是看到烈士的全家合影时,邓力群同志激动不已,流下了悲伤哀痛的眼泪。

在此活动期间,邓力群同志多次对我们讲了他1949年从苏联携电台进入新疆的过程。他说:他是1949年8月14日早餐后,从阿拉木图乘汽车来伊宁的。因为当时的路况很差,很难走,一直到15日凌晨,才从霍尔果斯到达伊宁市。在伊斯哈克伯克家住了一个月,也在阿合买提江家住过。期间,曾经到迪化,住在包尔汗家。中间,他在伊宁、迪化两地往返了好几次。从苏联过来时,带了一部电台,还有三名工作人员。

4月18日,贾那布尔副书记带领我们陪同邓力群一行乘飞机回到乌鲁木齐。区党委宋汉良书记到机场迎接。

在飞机悬舷梯旁,秘书三处干部陈惠莲告诉我,我妻子郭文英昨晚咯血厉害。我吓了一跳,心情突然紧张起来。刘中海秘书听到后,执意劝我不要送他们去宾馆,让我先回家看看。并且,他不顾我的再三谢绝,硬是跟着我到我家看望安慰了郭文英。这让我心中十分不安同时又无比感激。安排好郭文英的治疗事宜,我又急匆匆赶到宾馆,和冯大真副主席陪同邓力群同志去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阿合买提江烈士的夫人玛依努尔家拜访。在南梁团结路8号干部宿舍,玛依努尔及其子女一家人极为热情地接待了邓力群同志。我记得邓力群同志在那里吃了主人准备的别有风味的维吾尔族晚餐。在攀谈时,说到动情处,邓力群同志眼含热泪。临离别时,邓力群同志一再表示,欢迎玛依努尔主任一家到北京时,再到自己家里做客。

本来区党委还想安排由铁木尔·达瓦买提主席陪同邓力群一行去吐鲁番地区视察,但考虑邓老年事已高,和邓老在伊犁生病刚愈,经与他的秘书商量后并征得本人同意,决定4月20日邓力群一行返回北京。19日下午,自治区党委在迎宾馆召开会议,自治区领导宋汉良、铁木尔·达瓦买提、贾那布尔、阿木冬·尼牙孜、克尤木·巴吾东先后向邓力群同志汇报工作。

邓力群同志这次重回新疆,共住了16天。在参观、座谈、访问中,发表了不少即席讲话和意见。当时,由区党委办公厅秘书邢万良随行记录,并整理出了一个文字记录稿。这个记录稿,也许在档案馆能够查到。在我的记忆中,邓力群同志讲话的主要内容是:

离别新疆40余年,但时时都在关心着新疆、想念新疆。这次重回新疆,所到之处,不管是农村还是城市,都有翻天覆地的变化。石河子、独山子、奎屯的新面貌,完全出乎我的意料。在戈壁沙滩上出现了现代化的城市,工农业都有了飞速的发展,各族人民团结友爱,精神面貌有了很大的变化。看到这一切,让我的内心充满了无比的喜悦。特别是在炼油厂和乙烯工程工地,看到繁忙的工作景象和各民族组成的工人阶级队伍的成长,让我感到,这对新疆未来的发展具有深远的意义。我这次重回新疆,虽然看的地方不多,时间也很匆忙,但不论走到哪里,都与我离开时候相比,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些变化证明了一条,正如毛主席说的,共产党到新疆是为各族人民办好事的,社会主义制度确实给各族人民带来了幸福。更坚定了我对党的领导,对社会主义道路,对国家统一和各民族团结的坚定信念。我坚信,各民族人民亲密团结,相互信任,热爱新疆,维护祖国统一和领土完整,这是在长期的革命和建设中形成的一种自然的而不是勉强的共同心态和共同感情;各民族之间思想的交流,文化的互相影响,会使我们共同提高、共同进步,共同开发和建设一个美丽、繁荣、富强的新疆。

邓力群同志在区党委汇报会上的讲话,热情洋溢,感人至深,更加增加了我们对他的崇敬之情。他在讲话的最后饱含激情而又谦虚地说:我这次来新疆,受到了自治区党委和各级领导的热情接待,超出了我的身份,心情很不安,很感谢同志们。将来有机会我还要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到新疆看望大家,看看新疆的变化。

4月20日早晨,邓力群同志结束了在新疆为期半个月的视察和参观,乘飞机返回了北京。加上本月上旬陪同王震将军的家属,护送王震将军骨灰撒放天山的两天,邓力群同志共在新疆逗留16天,也是他最后一次来新疆。

邓力群重回新疆纪行-昆仑网—新疆党建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