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当前位置:
  2. 首页
  3. 党史文献
  4. 人物长廊
  5. 详情

英魂与天山同在 ——王震将军骨灰撒放天山纪实

日期:2019-03-12
来源:《新疆党史》2019年第1期
【字体:

王震简介:(1908411-1993312日),湖南浏阳人。1924年参加工作。1927年加入共青团,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9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上将军衔。曾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中共中央军委委员、中央军委常委、中共中央党校校长、中华人民共和国副主席等职。

王震同志是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军事家,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党和国家的卓越领导人。他在六十多年的革命生涯中,为中国人民的解放和新中国的建立,为社会主义建设和改革开放事业,做出了重大贡献,深受全党全国各族人民的尊敬和爱戴。

在党的七届二中全会上,王震同志主动请缨进军新疆,获得批准。陕甘宁青诸省解放后,19499月,他率部直逼新疆,促成新疆和平解放,为最终实现解放大西北的任务、巩固祖国的统一做出了重大贡献。

194910月,新中国成立后,王震同志历任中共中央西北局委员、新疆分局第一书记、新疆军区第一副司令员、代司令员等职务。他认真贯彻执行党的民族政策,领导剿匪、土改等工作,改造和团结起义部队,指挥军队屯垦戍边、兴修水利、发展工业和各项事业,迅速稳定了新疆的社会秩序,实现了新疆财政经济状况的好转,为促进各族人民的团结,巩固新疆边防,倾注了全部精力,也为新疆现代化工农业的发展奠定了重要基础。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就是在他的积极建议下创建的。

1993312日,王震同志在广州逝世,终年85岁,逝世后捐献了眼角膜。同年45日王震同志骨灰撒放在新疆天山。

 

1993312日,王震将军逝世,享年85岁。

322日,党中央在北京八宝山为王震将军举行了遗体送别仪式。遵照王震将军的遗嘱,党中央决定将王震将军的骨灰撒放新疆天山。此事,党中央交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具体办理。
    时任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的宋汉良同志,当时正在北京出席全国八届人大一次会议。遵照宋汉良书记的指示,320日下午,我和区党委办公厅秘书一处处长谢远义、新疆驻北京办事处副主任张德平,前往中共中央办公厅秘书局,面见副局长师金城同志。我们向师金城同志请示了两件事:一是八宝山王震将军遗体送别仪式,新疆代表团如何去参加;二是王震将军骨灰撒放天山的有关事宜,新疆如何具体施行。师金城回答:王震将军生前有遗嘱,自己辞世后,不搞遗体告别,不开追悼会。但中央考虑到王震同志是老革命家,有赫赫战功,所以决定还是在八宝山搞一个“送别仪式”,时间定在322日。新疆代表团1030分前到就可以了。在场的秘书局罗京辉同志,给我们办理了八宝山汽车出入证,供新疆代表团22日进入八宝山时使用。

关于王震将军骨灰撒放,师金城说:王震同志临终有遗嘱:由其家属将骨灰撒放在新疆天山,与边疆各族军民共同保卫边疆。党中央已经批准了王震同志这个请求,决定在今年全国人大、政协“两会”闭幕后,举行骨灰撒放仪式。希望新疆自治区党委尽快准备。届时到新疆去送骨灰的,除了家属子女外,按王震同志生前遗言,邓力群同志也要去。此外,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还去一些负责同志和工作人员。

我们三人从中南海出来后,径直去京西宾馆向出席“两会”的宋汉良书记作了汇报。同时,将师金城副局长的谈话内容整理好,经宋汉良书记签发后电报密传新疆区党委办公厅。宋汉良同志是一个办事极为认真的人,他签发密电后,又亲自给当时在新疆主持区党委日常工作的副书记张福森同志打电话,作了具体安排。
    322日,党中央在八宝山为“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军事家,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党和国家的卓越领导人,中华人民共和国副主席王震”同志,举行了遗体送别仪式。新疆在北京出席“两会”的党政军领导和工作人员参加了送别仪式。
    我是从新疆驻北京办事处与自治区党委副书记栗寿山、办事处主任朱英武一起到达八宝山的。送别仪式庄严肃穆,参加的人很多。参加完送别仪式出来后,在院子见到了我在新疆大学中文系任教时的学生王宏杰。他悄悄告诉我,是王震将军的夫人王季青给他打电话,叫他来参加送别仪式的。原来,“文革”期间,造反派迫害老干部时,王宏杰在北京参加了保护王震将军的活动,与王震将军及其家人结下了患难友谊。“文革”后,王震将军每次到新疆视察工作时,都要约王宏杰见面。这次,王季青同志特意打电话,叫王宏杰到八宝山与王震将军见最后一面。由此可见,王震将军不仅有金戈铁马、驰骋沙场的伟人豪气,也有着素怀友善、不忘旧谊的君子古风,其品德令人钦敬。

遵照宋汉良书记的指示,当日下午,我和张德平乘车前往天津,向中共天津市委了解和学习邓颖超同志逝世后,在天津举行的骨灰撒进海河和渤海的撒放仪式的做法和经验,以便新疆在组织举行王震将军骨灰撒放天山的仪式能做得更好。天津市委办公厅对我们的到访十分重视,刘惠根等几位副秘书长、办公厅主任给我们详细介绍了天津市委组织邓颖超同志骨灰撒放仪式的全过程,并把当时形成的所有文字材料复印件赠送给了我们。同时,还把他们当年去湖北省委了解和学习举行李先念同志骨灰撒放仪式时带回的文件复印件,也赠送了我们一套。返回北京后,当晚我们将文件复印件整理好,传给了当时在新疆主持区党委日常工作的张福森副书记。

323日下午,宋汉良书记在京西宾馆主持召开会议,研究在新疆举行王震将军骨灰撒放仪式的准备工作。我和朱英武、谢远义、张德平参会,同时特意邀请了中共中央办公厅秘书局师金城副局长。师金城同志详细询问了乌鲁木齐南山“前峡”“后峡”和“鸿雁池”的地理位置、距离等情况。考虑到因季节原因,当时新疆没有鲜花,师金城答应,届时由中央办公厅随运送骨灰的航班带去。设灵堂用的王震将军的巨幅遗像,也由中央办公厅通知新华社印制。中央办公厅同志对工作的认真态度和考虑问题如此细致周到,这让我们在场的新疆的同志甚为感动。

会议还研究了原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司令员张仲瀚同志的骨灰,随同王震将军骨灰同机运回新疆撒放的事宜。师金城告知我们:党中央已决定,44日运送骨灰专机到乌鲁木齐,5日举行骨灰撒放仪式,6日专机返回北京。张仲瀚同志骨灰运回新疆与王震将军骨灰同时撒放,是王震将军的夫人王季青同志提出来的。王季青同志主要考虑:一是张仲瀚同志与王震将军的亲密关系;二是张仲瀚没有亲生子女。中央办公厅经过与家属商量后初步确定,王震将军的骨灰撒放在乌鲁木齐南郊“鸿雁池”和天山的“前峡”与“后峡”之间;张仲瀚同志的骨灰撒放在石河子一带。王震将军的灵堂设在新疆人民会堂;张仲瀚同志的灵堂设在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机关,规模要小一些。宋汉良书记当面请师金城副局长回去向党中央领导转达新疆的建议:在下发文件时,对张仲瀚司令员骨灰撒放,能写明以下三点:一是骨灰随同撒放王震将军骨灰的飞机一次起降,撒放在石河子一带;二是撒放前停留期间,骨灰安放在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机关;三是不搞专门仪式。宋汉良的三点建议,我理解,其用意在于适当控制张仲瀚司令员骨灰撒放仪式的规模,以防冲淡王震将军骨灰撒放仪式的隆重氛围。

宋汉良书记当场还交代:新疆区党委和区人民政府联合发表一篇悼念王震同志的文章。由区党委办公厅起草后,送富文同志过目;区党委办公厅准备一份向邓力群同志的工作汇报材料。汇报材料要全面,因为邓力群同志离开新疆后很长时间了,这次回来才有机会到新疆看看。

从中央办公厅拿到王震将军的巨幅遗像后,我于325日乘飞机回到乌鲁木齐。26日上午张福森副书记主持召开会议,研究王震将军骨灰在新疆撒放仪式的方案。我在会上把在北京、天津参与和了解的有关骨灰撒放仪式的情况,作了汇报和介绍。28日,党中央关于王震同志骨灰在新疆撒放的方案正式文件发到新疆区党委。同时宋汉良书记当日也从北京给办公厅打来电话,对如何安排撒放仪式提出了要求,讲得很详细。29日上午,张福森副书记再次主持召开会议,研究如何落实党中央关于骨灰撒放仪式的方案,成立了领导小组并作了具体分工。

领导小组组长:张福森、克尤木·巴吾东

领导小组成员:陈西夫、周声涛、阿不来提·阿不都热西提、冯大真、郭刚、肉孜·吾守尔

工作班子成员:包纪耀、董兆河、董泽斌、谢海平、线国正、李康宁、寇清平、田治民、陈金池、阿不都热西提、霍毅、薛清海、杨永涛、李芝祥、张国文、顾世根、杨天生

42日凌晨1时,王恩茂、宋汉良等自治区领导,从北京乘飞机回到乌鲁木齐。我们到机场迎接,回到家已经是凌晨2点多了。3日上午一上班,宋汉良书记就打电话叫我到他的办公室,汇报迎接专机和骨灰撒放的准备工作情况。接着又根据宋汉良在听取汇报时提出的意见,对方案作了进一步修改。正在忙得不可开交的时候,中央办公厅秘书局罗京辉同志打来电话,告知护送骨灰来疆人员中,增加原中顾委委员杨秀山中将与夫人尹悦先、女儿杨丽、秘书等4人。加上此前已经增加的3人,和原定要来的53人,合计乘专机来疆共60人。还有两个机组人员约30人。杨秀山同志是中将,我们不太好安排。我向宋汉良书记请示,他也感到为难。杨丽是张仲瀚司令员的干女儿,这次是专程护送张仲瀚司令员的骨灰来的。

张仲瀚司令员的骨灰,根据王季青同志的提议,原定用飞机撒放石河子一带;后又提出安放或埋在乌鲁木齐烈士陵园或石河子。为此,师金城副局长于331日在京西宾馆与宋汉良书记商谈王震同志

骨灰撒放方案时告知:关于张仲瀚同志骨灰安放问题,跟上次意见有些变化。现在意见是吧“王震同志家属提出,中央也同意张仲瀚同志骨灰带回新疆,由兵团安放(找个地方掩埋或安放烈士陵园),不再上飞机撒放”。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党委当时又给中央办公厅发去电报:既然不撒,就不要将张仲瀚同志的骨灰送回新疆,还放在八宝山公墓。对此,宋汉良、张福森都很为难,难以作出最后的决定。他们让我再给中央办公厅的师金城副局长打电话请示。电话接通后,我将话筒交给张福森副书记与师金城直接通话。师金城的回答是:“张仲瀚同志的骨灰撒或埋,由兵团定。”为此,张福森副书记又找兵团领导郭刚、金云辉进行商定,并征得宋汉良书记同意后,最后决定,还是将张仲瀚司令员的骨灰随同撒放王震将军骨灰的飞机撒放在石河子地区。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古来如此。45日,是清明节。44日夜,乌鲁木齐风雪交加。第二天早晨风静天晴,大地一片银色,树枝头挂满美丽的冰凌花。王震将军的骨灰,今天由夫人王季青和子女乘专机护送来乌鲁木齐。王震将军在抗日战争和中国革命的紧要关头,南征北战,立下了赫赫战功,天人共仰。

停放骨灰的灵堂设在新疆人民会堂。灵堂的背景是白沙,最上方缀着三朵黑纱花,中央竖立着高1.5米、宽1.08米的王震将军巨幅遗像。遗像上方挂着“沉痛悼念王震同志”黑底白字横幅;遗像下方是一个用墨绿丝绒裹着的平台,供放骨灰盒用。台下两侧是青松、翠柏、鲜花,还有自治区党委、人大、政府、政协、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新疆军区等几大班子和王恩茂、宋汉良、铁木尔·达瓦买提等领导送的花圈。有一个花圈的挽带上,醒目地写着“跟随王震同志战斗过的老同志”。灵堂对面的墙上方,挂着“王震同志永远活在我们心中”的横幅。人民会堂大楼门上方挂着“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军事家王震同志永垂不朽!”的巨大横幅。人民会堂院中央旗杆上的国旗降下半旗,在风中默默地飘扬着。

12时许,运送王震将军骨灰的专机,到达乌鲁木齐地窝堡机场。机场降下半旗。在哀乐声中,自治区党政军领导和兵团领导以及部分老同志代表,分列两行,肃立迎接。中央办公厅秘书局副局长师金城第一个走下舷梯。他低声问我:可以了吗?我点头示意“一切准备就绪”。于是他向机舱大门招手,示意家属子女开始依次往下走。在哀乐声中,王震将军的长子王兵双手抱着骨灰盒,次子王军捧着遗像,三子王之捧着花圈,缓缓走下舷梯。接着是王震将军的夫人王季青,陪同护送的中央办公厅副主任杨德中、中央军委办公厅副主任程建宁、中共中央书记处原书记邓力群、杨秀山中将和王震将军的其他子女、王震办公室工作人员以及中央办公厅、中央军委办公厅、总参办公室、新闻媒体等方面的工作人员,默默地陆续走下舷梯。骨灰盒在4位礼兵的护卫下,沿着地毯向前再向左,走到预先划定的位置上,由王恩茂、宋汉良、铁木尔·达瓦买提、贾那布尔、阿木冬·尼牙孜、郭刚、潘兆铭等党政军主要领导,陪同家属子女和杨德中、程建宁、邓力群、杨秀山合影留念。接着,在哀乐声中,仍由礼兵护卫着骨灰盒,在家属子女、北京护送骨灰的同志和新疆迎接的同志陪护下,缓缓走过由200名解放军官兵列队组成的欢迎夹道,乘汽车进市区。我们预先设置了车头挂着黑纱的灵车。王兵抱着骨灰盒与其母王季青和将军的警卫员,乘坐灵车走在最前头,其他人员分乘627座中巴车,在公安警车导引下,缓缓驶进市区。
    昨夜的雪,仍将大地银装素裹;宽阔的北京路的路面湿辘辘的,没有一丝尘埃;沿途有数万名各族群众,肃立街道两旁注目迎接。群众主要集中在几个路口,最多处是科技馆至人民会堂门口。
    人民会堂降下半旗。灵车快到门口时,会堂内响起哀乐。下车后,仍由礼兵护卫、家属子女捧着骨灰盒,穿过两侧由自治区几大班子领导同志、老同志代表和曾经在王震将军身边工作过的同志等100余人组成的迎灵队伍,缓缓进入人民会堂。骨灰安放好后,所有人员面向骨灰盒和遗像肃立默哀,在师金城副局长的高声引领下,向将军的骨灰和遗像三鞠躬后,有序地退出会堂。王恩茂与夫人骆岚、宋汉良、铁木尔·达瓦买提陪同王季青及其子女和北京来的其他同志,到环球大酒店休息。
    下午5时,自治区党委在人民会堂举行了1000人参加的隆盛的吊唁仪式,宋汉良书记主持仪式。在哀乐声中,肃立、默哀、三鞠躬,很多老同志流下了悲伤的泪水。新疆的干部中,很多人是跟随着王震
将军南征北战并进入新疆的,与王震将军结下了深厚的情谊,在人生生离死别的痛苦时刻,怎么能不悲伤呢?革命友谊重如山!大家从王震将军的骨灰和遗像前依次走过,并再一次三鞠躬,有些人还情不自禁地轻声呼喊着“王司令,一路走好!”大家深情地向王季青同志及其子女握手慰问,再一次表达对王震将军的崇敬之情和对家属子女的关心问候。吊唁仪式用时30分钟,简短而又隆重。

45日,是王震将军骨灰撒放天山的日子。上午1030分,家属和北京来的其他同志,乘车从下榻的宾馆前往人民会堂灵堂。新疆党政军和生产建设兵团等几大领导班子的领导和老同志,曾经在王震将军身边工作过的同志等,也预先到人民会堂灵堂肃立等候。哀乐声起,师金城同志高声引领,向王震将军三鞠躬,之后起灵。和昨天迎灵时一样,在4个礼兵护卫下,王震将军的三个儿子分别捧着骨灰盒、遗像和鲜花缓缓走出人民会堂。王兵抱骨灰盒与其母亲及警卫员上灵车,其他人全部按预先安排的车次,乘车前往机场送灵。乌鲁木齐市的街道两旁,仍然站满了各族群众,肃立目送灵车缓缓驶向地窝堡机场。

到机场后,在哀乐声中,礼兵护卫、王震将军的三个儿子分别捧着骨灰盒、遗像和鲜花走在最前面其他亲属和送灵人员随后,缓缓走过由200名解放军官兵排成的送灵夹道,停在一架安26飞机前。王季青和子女家属护卫着骨灰盒,与王恩茂、宋汉良、铁木尔·达瓦买提等新疆主要领导和北京来的杨德中、程建宁、邓力群、杨秀山等合影留念。又分别与工作人员、机组人员、上飞机撒骨灰的人员合影留念。最后是家属亲人合影留念后,在哀乐声中,所有人员肃立注目,王兵抱骨灰盒走在前面,包括王震将军的孙女王京京等共20人护卫骨灰登上安26飞机。所有的人默哀肃立,目送飞机起飞向乌鲁木齐南山方向飞去。

王震将军骨灰撒放的范围和地点,原安排为乌鲁木齐南郊的鸿雁池和南山的前后峡一带。后来区党委领导考虑,鸿雁池是乌鲁木齐市民的水源地,就不要在这一带撒放了;南山的前后峡一带,是巍巍天山中雄伟而又美丽的地段,将军安眠于此更加适宜。

这次参加迎灵、送灵和吊唁仪式的新疆党政军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领导、老同志,我记得的有:

王恩茂、宋汉良、铁木尔·达瓦买提、贾那布尔、栗寿山、阿木冬·尼牙孜、张福森、金云辉、王乐泉、克尤木·巴吾东、陈西夫、周声涛、颉富平、冯大真、付秉耀、潘兆民、郭刚。

祁果、赛甫拉也夫、李嘉玉、张思学、漆承德、司马义·牙生诺夫、巴岱、张希钦、熊晃、刘发秀、曹达诺夫·扎义尔、马森、艾则佐夫·哈斯木、刘双全、刘一村、林海清、贺劲南、李廷智。

这次在人民会堂大楼前参加迎灵、送灵和吊唁仪式的还有:自治区党委常委,顾问委员会常委,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政府副主席,纪委副书记,政协副主席,新疆军区副司令员和副政委,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副司令员和副政委以及顾问组副组长,离退休副省级老同志,在新疆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全国政协常委会委员,乌鲁木齐市党政一把手及老同志代表(名单省略)。

这次参加迎灵、送灵和吊唁仪式曾在王震将军身边工作过的人员有:张重、张劲、谭玉林、吴宪君、彭齐、赵明高

撒放骨灰仪式全部程序结束当天,王恩茂和夫人骆岚、宋汉良、铁木尔·达瓦买提等自治区主要领导,陪同王季青和北京来的主要领导共进晚餐。

晚餐后,遵照宋汉良书记的意见,我带了区党委几位工作人员,陪同他和铁木尔·达瓦买提主席,到王季青同志下榻的房间赠送了礼品。给王季青的礼品是:一条剪羊绒毛毯,6个剪羊绒座垫,一件羊绒毛衣,还有维吾尔族小花帽、葡萄干。同时给其子女和北京陪同来的所有人员,每人赠送一件羊毛衫、一顶维吾尔族小花帽、2公斤葡萄干。

赠送完礼品已经很晚了。我刚在宾馆休息,师金城副局长又打来电话,说有事要和我商量。到他的房间后,我看见师金城和军委办公厅秘书局副局长、总参办公室的同志等都在那里。他们提出:新疆给王震将军的家属及其他人赠送礼品可以,但给中央办公厅、军委办公厅、总参办公室的11个人赠送的礼品,杨德中副主任提出不能收。我当即给他们解释,只是一点纪念品和特产,并非什么贵重物品。但他们仍然坚持不收。怎么办呢?经商量后,大家同意:小花帽作为纪念品、葡萄干为路上食用,可以收下;羊毛衫,愿意要的,每人交50元钱(比市场价略低一点)。他们的做法出乎我的意料,但也让我对杨德中、师金城等同志悠然产生了深深的敬意。

46日上午,王震将军夫人王季青和子女,还有除邓力群同志外的北京来的其他领导同志和工作人员,乘原专机返回北京。王恩茂同志和宋汉良、铁木尔·达瓦买提等区党委几位领导,还有新疆军区政委潘兆民、兵团政委郭刚等到机场送行。

至此,王震将军的骨灰撒放仪式,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将军的英灵与天山同在,与日月共辉,与新疆各族人民共同守卫西北边疆,直到永远!

英魂与天山同在 ——王震将军骨灰撒放天山纪实-昆仑网—新疆党建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