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仑网首页
 
公示公告:
 
白成铭在大青山抗日根据地的岁月   

日期:2017-09-18   文章来源:白新德

位于内蒙古的大青山抗日游击根据地,是我党最早建立的抗日根据地之一,也是条件最艰苦的根据地之一。大青山地区在抗战中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这里集中了驻蒙日军及伪蒙军主力,有连接当时三大重镇集宁、归绥、包头的交通命脉平绥铁路和公路。它是华北通向大西北的咽喉,是陕甘宁边区的北方门户。开辟这块根据地,可以牵制日军兵力,阻止其西进宁夏、甘肃,分割大西北的企图;可以与晋西北、晋察冀部队配合作战,扼制日军对陕甘宁边区的进攻;可以建立国际通道,沟通与苏联、外蒙古的联系。因此,党中央、毛泽东主席高瞻远瞩,一到陕北就开始关注大青山地区。1938年,当日本侵略者大举进犯中国山西、河北之时,毛泽东主席就建立大青山根据地问题,连续致电朱德、彭德怀、贺龙、萧克、关向应:“在平绥路以北沿大青山脉建立游击根据地至关重要”“……应派何种部队何人指挥及如何作法,由你们依据情况处理之。惟开始建立根据地时,敌人知其重要意义,必多方破坏,故部队须选精干者,领导人须政治军事皆能对付,且能机警耐苦,而有决心在该地创立根据地者”。

1938年6月下旬,根据中共中央“关于绥远工作的决定”,120师派遣李井泉成立了八路军“李支队”开赴大青山,随同李支队北上的还有山西民族革命战争战地总动员委员会的武新宇带领的太原成成中学组建的保安四支队,一起先期开辟大青山根据地。中共六届六中全会决定,在大同至包头铁路沿线和大青山至后套一带设立绥远(今内蒙古自治区)省委,属中共中央北方局领导。1938年11月22日,绥远省委成立。白如冰同志任书记、李井泉任军事部部长、于占彪任军事部副部长、白成铭任组织部部长、武新宇任宣传部部长、赵通儒、刘瑞森为委员。1939年初,白如冰等同志带领一批由延安调配的干部,在晋西北岢岚县集中,然后由120师部队护送,通过敌人数道封锁线,于1939年3月到达武川地区,与120师李支队等革命武装力量会合,后召开了省委第一次会议并由省委统一部署和领导,开展绥远省和大青山的根据地建立及抗战工作。

1939年初,白成铭到任绥远省委组织部部长后,一直坚持在战斗岗位上,直到抗日战争胜利结束,始终和根据地的蒙汉回各族军民一起驰骋沙场、英勇奋战,与敌人在大青山敌后抗日根据地进行艰苦卓绝的斗争。

期间,白成铭受命组建并兼任绥东工委书记。工委成立后,相继建立了区、县工委会及群众组织,在群众中开展宣传工作和青年、妇女、自卫队等群众抗日团体的建立,动员群众有钱出钱,有力出力,筹集粮草钱物支援部队,同时发展和建立秘密的党组织,开展巩固抗日根据地的各项工作。

据白成铭后来回忆:正当我对绥东工委的工作进行调整部署,同志们满腔热情开展工作时,日寇调集了九路大军对我蛮汉山区进行扫荡。当时我和张治华(工委委员)带少数干部在后什村开展工作,得到日寇扫荡的消息,陈金龙(工委委员)率骑兵支队一个班前来掩护工委撤退,由于情况不明,和来自卓资山的敌人遭遇,而身后郭县夭(今乌兰察布市兴和县境内)方向的敌人也追了上来。我们腹背受敌,遭到敌人猛烈炮火攻击,当我们向明星沟方向转移时,敌人已控制周围的制高点,形势严峻,敌强我弱。我们和敌人展开殊死战斗,拼命冲上山头,冲出了敌人的包围圈。这场激战只有我和张青山等3、4人冲了出来,而陈金龙,张治华等20多名同志英勇牺牲,队伍损失严重。扫荡之后,日寇在得胜夭和大榆树夭增设了据点,四处骚扰,更加疯狂。我们的活动范围更小了,工作十分困难。群众的房屋被烧,粮食被抢,大部份在山上隐蔽,我干部和游击队员也被打散,分散在各个山头上或森林里。干部和群众出现了悲观失望情绪。这时骑兵支队一营由丰东回到蛮汉山,群众又见到八路军正规部队回来了,情续才有所稳定。干部和游击队经过整顿,恢复了活力,我们掩埋好战友的尸首,又继续战斗了。

又据王建功[(1906-1996),时任绥察区党委秘书长,绥西专署副专员。]同志回忆:大扫荡后,为加强绥远省干部力量,晋绥分局调一批干部到大青山抗日游击根据地工作。1941年5月,我们一行六人来到陶林县苏集沟,正赶上根据地召开区党委、行署的领导干部和骑兵支队连以上干部参加的党、政、军联席会议,传达中央会议精神,布置工作。我们刚落脚,忽然外面响起枪声,哨兵报告:敌人已到村口了,眼看村子要被包围,姚喆司令员命令警卫部队冲到前面阻击敌人,掩护大家迅速转移。敌人很快就被打跑了。后来得知,敌人探听到这里有不少八路军活动,就派兵前来突袭。

突袭过后,省委组织部部长白成铭同志召集我们开会。会上,白成铭说:早就盼望着你们来了,你们的到来,说明党中央对大青山根据地的重视,同时也给根据地增加了领导力量。今天敌人给我们上了一课,这是根据地的常情,所以必须要改变原来的工作和生活习惯。这些年来,大青山根据地不断遭到日寇的重兵围剿和残酷扫荡,加上国民党顽军和各类土匪的夹击,敌我力量悬殊。但是,我军和各族群众在这样极为艰苦的条件下,仍然坚持守土抗战,游击根据地一直存在。白成铭还给我们介绍了根据地政权建设情况,他说:由于斗争形势的变化和工作需要,根据地党、政组织机构有过多次变化,尽管如此,党政机构还是建全的,3月份成立了绥察区党委,负责领导绥察地区的全面工作,政府情况以1940年8月为界,前为战动总会晋察绥边区工作委员会(动委会)阶段,后为筹建抗日民主政权阶段。我们刚刚于1941年4月中旬成立了绥察行政公署,行署辖绥西、绥中、绥南3个专员公署和绥东游击区,建立了武川、萨拉齐,固阳等10余个县级抗日民主政权。武装力量主要有骑兵支队3个团,这样就形成了大青山抗日游击根据地党、政、军三方面密切配合、协同作战的抗日作战体系。白成铭还说:你们的工作,区党委已经明确,苏谦益同志担任行署副主任,王建功同志担任区党委代秘书长……。最后白成铭同志指出:现在是大青山根据地最困难,最艰苦的时期,特别是党政军领导机关,是敌人追踪和袭击的主要目标,稍有疏忽,就有被敌人合击、歼灭的危险,你们要做好吃苦,甚至流血牺牲的准备。

杨植霖[(1911-1992),时任绥远省绥西地委书记。]在回忆文章中写道:1941年11月,我和白如冰、白成铭、马亚夫[(1913-1987),时任绥中地委组织部长。]等同志到晋西北汇报工作。我们带着骑兵五连,共有60来人,三四十支枪,还有大青山支援晋西北和给中央的物资40个骡驮子,向晋西北进发。走到凉城北面的马头山,发现上面都是日伪军。我们在山沟里,敌人在山上,地形非常不利,我们又带着那么多物资,没有办法,只好从沟口往出撤。这时,敌人密集的火力朝我们扫下来,眼睁睁地看着同志们一个个倒下,我的警卫员赖安子为了掩护我也被敌人打死。队伍好不容易撤到沟口,脱离了山上敌人的火力射程,前面沟口又被伪军堵住了,我们奋力抢占了侧面一个山头。被敌人围追了3天,敌人几次发起围攻,并且叫喊着要活捉八路军3个主任(指我和白成铭、马亚夫)。敌人一次次冲锋,一次次被我们击退,两三天没吃上一顿饱饭。敌人打不上来,又不甘心放弃,于是想围住我们,把我们困死在山上。第3天夜里,我们突然发起进攻,冲出了敌人的包围,一夜走了100多里路,才到了晋西北兴县,和上级派来接应我们的同志汇合。

1942年2月至8月,白成铭代理绥察区党委书记工作。这年秋天,白成铭同姚喆[(1906-1979),时任八路军120师骑兵支队司令员。]去绥西帮助工作,7月底,日伪军对绥蒙地区进行大规模的扫荡,日寇出动了一个机械化师团和一个骑兵连队,在伪军的配合下,共3万多人兵分五路,对大青山地区进行了“铁壁合围”,想困死、消灭抗日队伍。为避开敌人锋芒,晋绥党委决定,我主力部队和县以上党政机关,有计划地向晋西北突围转移,到外线休整,以利再战。

大青山环境日趋险恶,但姚喆司令员和白成铭联名给上级及军委致电请缨,留在大青山根据地,继续坚持抗日斗争。大青山抗日游击战争一直是在袭击、被袭、遭遇、防御的战斗中进行的,面对敌人的无数次扫荡,姚喆、白成铭等率领大青山游击队采取组织小型部队、便衣队、游击小组等形式,分散兵力,深入农村,与群众打成一片,紧紧依靠蒙、汉、回各族群众,克服困难坚持斗争。在最困难的时期,他们人不脱衣、马不离鞍,没有粮食只能吃野菜度日,天寒地冻,战士们没有御寒的衣服,只能挖坑、搭窝棚在里面御寒。因没有粮、盐,很多战士得了雪盲症。在这种艰苦危险的环境中,姚喆司令员谈笑风生,给战士们讲红军爬雪山过草地的故事,白成铭给战士们宣讲抗日的形势和革命道理,大家挤在一起相互取暖。同志们看姚喆司令员、白成铭和大家一起战斗、生活,一起克服困难,都对胜利充满信心。

据曹文玉[(1913-2007)当时在大青山地区开展革命工作。]同志回忆:一天,组织部部长白成铭同志把我和李俊青找去,他说:我军主力和一些党政机关己突破敌人的包围撤到偏关,现在大青山一带还有我们的几支武装,其中就有姚喆司令员带着的教导队,在坚持斗争。另外,我们还要组建一支队伍,我们的意见是委派你们两个负责。我心里一沉,这担子非同小可,可一想到姚喆司令员还在我们身边战斗,不由的有了一种勇气和力量,便痛痛快快地说:组织上信得过我们,我们就干。白成铭同志说:好,那就定了!曹文玉同志任武工队大队长兼政委,李俊青同志任副大队长兼副政委。你们的任务不止是武装打击敌人的有生力量,还要向群众宣传,树立起坚定的信念,中国人一定能赶走日本侵略者,重建家园、安居乐业,过上太平的日子。不知为什么,我当时听了白成铭同志的话,鼻子酸酸的,险些掉下泪来。

日寇大扫荡以后,大青山抗日根据地实行党政军一元化领导,白成铭兼任绥西地委书记及骑兵支队3团政委。按照塞北工委的部署,采取隐蔽政策、保存力量、以待有利时机,组织武工队,开展对敌斗争,扩大根据地。他们活跃在大青山地区,与日伪军开展了500余次战斗,伤毙日伪军2000余人,俘虏近千人,我方伤亡人数也达千余人。他们挤掉敌据点6个,收复村庄106个;绥中、绥西、绥南抗日游击区基本恢复。

1944年8月的一天,驻归绥市的日军20人乘火车到榆林车站,带领榆林警务段的伪警察40多人,直扑北山韩家窑村“清乡”,当时我骑兵支队三团的一连和三连,由黄厚[(1913-1992),时任大青山骑兵支队3团团长。]和白成铭率领,正驻在西北方向离此地不远的前扁担石沟村。白成铭和黄厚召集连队干部作歼敌部署,命令三连上东山梁,一连上西山,居高临下将敌人围在村中。机关枪、手榴弹一齐倾泻,打得敌人连连倒毙。韩家窑一仗,打死打伤日伪军30多名,俘虏20余名,缴获马枪40多支,机枪2挺,日本军官用的“花圈搂子”4支,还有大批子弹、手榴弹、指挥刀、钢盔等战利品。除1名日本指挥官逃跑外,全歼了敌人这支“清乡队”。 这一胜利,使我八路军寸土必争、寸步不让的奋勇精神更加威震敌寇,名扬塞外,有力地配合了地方工作的开展。

1945年2月,绥蒙军区成立,白成铭兼任绥西军分区政委。1945年4月23日至6月11日,中国共产党第七次代表大会在延安召开,白成铭作为晋绥代表团成员出席会议。

1942年~1945年间,整个大青山抗日游击根据地不断巩固和发展,我军控制的人口共有46万多,面积1.12万平方公里,骑兵支队加上各种抗日武装,总兵力达到3500多人。许多曾在大青山参加过游击战争的老同志和年纪大一点的老区群众,提起那时军民团结,共同抗敌的深厚友情都感慨万分。敌人虽然多次对我根据地进行疯狂的扫荡、抢劫、烧杀,在极为艰苦的岁月里,各族群众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团结一致,浴血奋战,经过八年艰苦抗战,终于战胜了敌人,夺取了最后胜利。贺龙同志曾评价说:在大青山坚持抗日,建立根据地,运用毛主席的游击战术,狠狠地打击敌人,发展壮大了自己的队伍,你们的贡献是伟大的,党和人民是不会忘记的。

1939年2月底,白成铭奉调绥远省,一直是省(区)委领导成员之一,直接参加并领导了绥远省大青山地区艰苦卓绝的抗日斗争。他始终坚持在斗争的第一线,坚持党的领导,不畏艰苦、不怕牺牲、努力奋斗,为打击日寇及伪蒙傀儡政权,阻止日寇西进、保卫陕甘宁边区;从侧翼支援华北抗战,为大青山抗日游击根据地的建立和发展作出了杰出的贡献!

(作者系白成铭之子)

注释:白成铭(1918~1991)陕北清涧人,1934年9月参加革命,次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50年调入新疆工作,历任中苏有色及稀有金属公司中方总经理、党委书记,新疆有色局、冶金局、重工业厅、石油局党委书记、厅(局)长,伊犁州党委书记,自治区人民政府副主席兼经委主任,自治区党委常委,顾委主任等。1991年3月12日病逝于乌鲁木齐。

 

昆仑网微博二维码 昆仑网微信二维码

 

文章评论加载中

用户: 联系方式:
       

 

主办单位: 中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委员会党建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
承办单位: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员教育中心
技术支持: 0991-2508327 0991-3838958-808
新ICP备050037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