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当前位置:
  2. 首页
  3. 党史文献
  4. 人物长廊
  5. 详情

王震、陶峙岳与新疆和平解放

日期:2019-07-10
来源:《新疆党史》2019年第3期
【字体:

吴跃农

王震率十一万大军进新疆,新疆和平解放是中国近现代史上重大事件。

陶峙岳将军响应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毛泽东主席和中国人民解放军朱德总司令号召,在张治中的密电动员联系之下,在解放军第一兵团王震将军具体接触感召之下,毅然摆脱蒋介石国民党反动派的羁绊,率领十万官兵和平起义,化干戈为玉帛,协助中国人民解放军入疆顺利进军,把五星红旗插上昆仑山、帕米尔和阿尔泰之巅,使占全国六分之一面积的边陲山河,成为新中国不可分割的重要组成部分……

毛泽东主席曾说,必须善于识别干部。不但要看干部的一时一事,而且要看干部的全部历史和全部工作,这是识别干部的主要方法。王震、陶峙岳是毛泽东主席识人、知人善任的一例,王震成为率领中国人民解放军挥戈策马进新疆的主要领导人之一,陶峙岳起义后担任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驻守新疆,王震、陶峙岳一起为新疆的和平解放与建设立下了赫赫功劳。

一、王震主动请缨去新疆——“草原秋风狂,凯歌进新疆”

在取得全国胜利前夕,3月5日至 13日中共七届二中全会在西柏坡隆重召开,这是吹响中国人民解放军夺取全国政权的号角,是动员会、出师会。

中央候补委员王震与中央委员、解放军副总司令、第一野战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彭德怀等一行于 2月17日由西北前线长途跋涉,辗转来到中共中央驻地河北省平山县西柏坡参会。到会的有中共中央委员 34人,候补中共中央委员19人,列席会议的有关人员12人。王震在会上发言表示:“我们要到最艰苦的地方去!到新疆去!”毛泽东主席当即插话说:“王震同志的意见很好!很有全局观点。”

会议期间,王震来到毛泽东主席窑洞,将请愿率领部队到新疆去的报告递交给毛泽东主席。毛泽东主席问王震:“革命的目的是什么?”王震回到:“夺取政权搞建设!”毛泽东说:“准确地说,就是要发展生产力。”

王震外号“王胡子”,瘦长挺拔,直鼻梁,厚唇大嘴。他性格火爆,雷厉风行,耿介为人,纯真为怀,怒则嘴咧齿突如金刚,乐亦嘴咧齿突似孩童。他素以骁勇善战、作风强硬著称。1944年冬,王震率 4000人自延安出发,渡黄河,越长江、突破敌军重重围堵,到达湘粤边界开辟新区。历时两年,行程 27000 余里,经历大小战斗 300 余次,开创了红军史上又一奇迹,此举被毛泽东盛赞为红军的第二次长征。这没有坚强的毅力和韧劲是做不到的。

毛泽东扶着王震肩膀一起坐下,望着他手里介绍张骞出使西域的书,打趣地说:“今晚俱乐部上演《红娘》,是一出精彩的戏,机会难得,你应该去看。”当晚,毛泽东主席请王震坐在他身边看京戏《红娘》,边看边对他说:“一个戏里缺了哪个人物都不行。这出戏里,红娘是主角,红娘很聪明,她会做团结工作。你到新疆去就要当红娘,做汉族和少数民族间的红娘,为各族人民大团结服务。红娘是全心全意给人家做好事的人。你去给新疆各族人民做好事啊。”并叮嘱王震要“发扬红军不怕远征难的革命精神,英勇奋战,克服任何艰难险阻,解放新疆,完成统一祖国的大业。”

在西柏坡期间,朱德、周恩来、任弼时、彭德怀、贺龙和中央其他领导同志,就解决新疆问题,也同王震进行了亲密交谈。

1949年初,王震率部先后解放咸阳、武功、凤翔,1949年 6月,第一野战军第一兵团司令部在陕西关中地区成立,王震任兵团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并协同彭德怀指挥了湖梅战役,与兄弟部队一起,歼灭了胡宗南主力,为解放兰州创造了条件。而后,又克天水,端了西北三马的老巢宁夏。

7月上旬,一野兵力增至12个军35个师共34万人,连同地方部队总兵力已达40万人。人民解放军在西北战场上的实力超过了国民党军队,为解放大西北创造了有利条件。王震率领第一兵团穿过黄河大峡谷,于 9月5日解放西宁。王震即宣布第一军留驻青海,第二军经甘肃河西,准备向新疆挺进。

为防止敌人退至新疆带来后患,9月中旬,一野发起甘肃河西战役。王震率第一兵团第二军由西宁北进,翻越海拔4000多米高的祁连山,在翻越海拔4000多米的大宛山时突遇暴风雪,穿着单衣,打着赤脚的士兵有30人被冻死,数百人冻伤。王震部以惊人的毅力,战胜风雪严寒,直插甘肃北部。

王震部于9月20日与第二兵团在张掖会师。几路大军日夜兼程,沿途克服重重困难,挥戈西进,席卷河西走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取张掖,解放酒泉,继而攻占嘉峪关外的玉门,接管了玉门油矿。接着占领安西、敦煌。

如此,河西追歼战,历时19天,行程1600公里,共歼敌和改编国民党军4.1万人,直叩新疆大门。至此,青海、宁夏、甘肃3省全部解放。第一野战军前委完成了进军新疆的部署,新疆和平解放指日可待。

当第一兵团沿着河西走廊西进时,王震豪情满怀地赋诗一首:“白云罩祁连,乌云盖山巅,草原秋风狂,凯歌进新疆。”

王震的这四句诗,是革命浪漫主义的新边塞诗,由一兵团宣传部副部长王洛宾同志谱成了曲,一时间《凯歌进新疆》的雄壮歌曲,飘散在军营内外,回荡在天山南北,成为全军将士进军新疆的号角 .王震率领的十一万进疆部队正是唱着这首边塞诗叩开了新疆大门。

二、新疆和平解放——“绝漠红旗招展处,壶浆相迎尽开颜”

1949年 4月16日,国共北平和谈破裂后,周恩来为了促进新疆和平解放,亲自找到迪化市市长、共产党员屈武谈话,要他赶紧回到新疆,策动新疆部队起义,以尽量避免或减少新疆人民的损失,确保新疆不被分离势力利用。屈武回新疆后,盛赞陶峙岳的“保国安边”思想,联络陶晋初、刘孟纯、刘泽荣等人,积极襄助陶峙岳实现和平起义大计。

对新疆和平解放,中共多方推促,上下齐心。鉴于原国民党西北军政公署长官兼新疆省政府主席张治中在新疆有较大影响,毛泽东、周恩来于 5 月初委托留在北平的国民党和谈首席代表张治中将军经绥远向新疆转发电报,劝导陶峙岳、包尔汉·沙希迪等,努力维持新疆政局稳定,严防疆独分离势力,适时走和平起义的道路。

9月8日,毛泽东亲自召见张治中,告诉他中国人民解放军已经兵分两路,从兰州和青海向新疆进发,铁臂合围,希望张治中再致电陶峙岳、包尔汉等国民党新疆军政负责人,要他们以大局为重,立即和平起义,向新中国的建立献礼。张治中很高兴接受这一任务,当即向毛泽东、周恩来表示:“这是我乐意做的事,我可以马上去办,尽力促进之。”并谈了他对新疆问题的看法:“以文白之见,新疆问题惟一的出路在于和平解放,使人民免遭涂炭!”9月10日,张治中两次发电,敦促陶峙岳、包尔汉·沙希迪等人及时表明态度,断绝同国民党政府的关系,归向人民民主阵营中来。

在中共领袖的正义感召之下,在王震第一兵团大军压境的勇猛凌厉态势之下,国民党新疆军政当局内部分化加剧,以陶峙岳将军、新疆省政府主席包尔汉·沙希迪为代表的爱国力量,包括新疆省政府秘书长刘孟纯、新疆警备副司令兼南疆警备司令赵锡光、新疆警备司令部参谋长陶晋初以及迪化市市长、地下党屈武的鼓动下,他们主张和平谈判,接受中共提出的和平方案。

是时,尽管全国解放在即,但新疆局势仍极复杂,国共斗争大背景之下,又隐伏着新疆分离分子的阴谋,新疆旧有的地方势力“赶走汉人”、建立“东突厥斯坦共和国”的分裂思想一直阴魂不散。哈萨克族上层人士乌斯满和贾尼木汗在美国驻迪化领事包懋勋(Paxton)和副领事马克南(Mackenan)支持鼓动下,组织“保卫宗教反共反苏委员会”,发动叛乱。甘肃军阀马步芳控制的骑兵第五军军长马呈祥和七十八师师长叶成、一七九旅旅长罗恕人,准备武装对抗陶峙岳将军“背叛党国”的命令和指挥,发动暴乱,杀害包尔汉·沙希迪。

国民党在新疆驻军共计近十万人,其中包括整编第四十二师所辖四个旅,整编第七十八师所辖两个旅和驻疆联勤总部系统等。这些部队中,只有副总司令兼四十二师师长赵锡光为陶峙岳的老部下,是左右手,其余部队并不十分服从陶峙岳。陶峙岳与他们进行巧妙斗争,说服他们部队绝不能内调入关,并采取拖延部队开拔和马拉松式谈心,晓以大义,威以大势。形势比人强,顽固分子明白大势已去,在强大的人民解放军雷霆万钧般进军面前,他们是螳臂挡车,飞蛾扑火,陶峙岳又亲自去叶成、马呈祥、罗恕人部队驻防的老满城察看,挫败他们企图搞分裂的图谋。还借新疆省主席包尔汉·沙希迪过生日,宴请他们,加以劝说。最后,陶峙岳同意他们提出聚敛的财产换成黄金带走,迫使他们把部队全部移交出来。陶峙岳将罗恕人、叶成、马呈祥三人礼送出南疆去印度,为新疆的和平解放拔除了内乱的导火索。

9月15日,中共中央派邓力群带着张治中的电文,从苏联入境伊宁抵达迪化,会见了陶峙岳、包尔汉·沙希迪、刘孟纯、刘泽荣、屈武和进步组织“战斗社”、“先锋社”的负责人。陶峙岳向邓力群介绍了新疆军事情况及和平起义的准备情况,邓力群向陶峙岳转达了毛泽东对新疆和平的关注及张治中的电文内容,并向他们阐明了党中央和平解放新疆的主张及政策,对他寄予了深切期望。

陶峙岳和包尔汉·沙希迪连夜聚在一起,密谈到深夜。9月17 日,陶峙岳与包尔汉·沙希迪复电张治中,表达和平解放新疆问题的坚定决心,并提出了稳住新疆的具体意见。张将军收到电报后,把陶峙岳与包尔汉·沙希迪联名发来的电文转呈周恩来,并由周恩来交到毛泽东手中,毛泽东看完电文,高兴地说:“王胡子(王震)说得对,陶峙岳将军就是和平的希望嘛。看来和平解放新疆,指日可待了。”

9月22日,张治中再次致电陶峙岳和包尔汉·沙希迪,指示他们派人和人民解放军副总司令彭德怀、第一兵团司令王震接洽和平起义事宜。陶峙岳派第八补给区司令曾震五 23日赴兰州面见彭德怀、王震,商谈新疆起义事宜。曾震五到酒泉,同解放军进行和平谈判。曾震五表示接受解放军的和平条件。并介绍说,在陶峙岳的鼓动授意之下,国民党西北军政长官公署副参谋长彭铭鼎、河西警备总司令参谋长汤祖坛等率国民党西北残部 3万人,于24日在酒泉起义,接受人民解放军改编。当晚,王震命令传到酒泉:驻高台、酒泉一带的国民党军队原地待命,听候改编,并确保玉门油矿的安全。27日,王震、许光达等率领第一、二兵团进驻酒泉,直接领导起义部队的接收改编工作。

象毛泽东主席希望的那样,新疆和平起义成为10月1日新中国中央人民政府成立的一份献礼。9月25 日,陶峙岳通电全国,宣布起义,脱离国民党政府,加入到人民军队的行列。

9月26日,新疆省政府包尔汉、迪化市政府屈武也发出起义通电,新疆和平解放。

9月28日,毛泽东主席和朱德总司令给陶峙岳、包尔汉及新疆军政起义人员发电报,对他们和平起义表示嘉勉。“我们认为你们的立场是正确的”,“此种态度符合全国人民的愿望,我们极为欣慰。希望你们团结军政人员,维持民族团结和地方秩序,并和现正准备出关的人民解放军合作,废除旧制度,实行新制度,为建立新新疆而奋斗。”与此同时,毛泽东命令王震率领一军团向新疆开进,实现新疆的和平解放。

为了进一步稳定局面,完成和平起义交接。10月5日,陶峙岳到酒泉拜见彭德怀和王震,受到热情欢迎,陶峙岳感叹地说: “我做梦都在想解放军早日进疆啊!”陶峙岳在酒泉还参加了第1兵团的常委扩大会,参观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军容。对解放军艰苦朴素的作风留下深刻的印象。尤其是彭德怀派人保护他远在四川的亲属,使他深为感动。

三个湖南老乡相见甚欢。彭德怀、王震还和他深谈了部队整编和改造、解放军入疆和组建军政委员会等问题,彭德怀谈到了党中央、毛主席对起义部队进行集中改编、成立二十二兵团的一些设想,一切待遇,与解放军毫无差异;王震向陶峙岳介绍了改编部队实行四个“统一”(统一指挥、统一制度、统一编制、统一纪律)的一些基本要求,并强调指出,部队实

行合理编并、人事作公正合理调整、政治工作制度要确定建立、劳动生产要尽力做到。同时,对解放军大规模进疆的具体路线和大体时间征求了陶峙岳的意见。王震在陶峙岳肩膀上拍了两下,说:“我是个粗人。在北京中南海,我已经给毛主席、周总理吹过牛了,我要叫新疆变成第二个南泥湾。”

1949年 10月5日,第一兵团在酒泉召开了进疆誓师大会,王震宣读了向新疆进军的命令,宣布10月10日开始向新疆进军。二、六两军整装待发。依然是一次艰难的行军,王震率部靠两条腿丈量了从河西走廊到新疆天山南北的大漠戈壁,路途遥远、天寒地冻,物资给养严重缺乏,生病的战士们得不到及时救治,饥饿时时威胁着每一个人,面对着脚下一座座冰雪山峰,面对着前方一个接一个的难以预测的艰难险阻,战士面前就只有一个信念:向前进!

在这十一万挺进大军中,有王震,有许多走过万里长征的老兵,有刚刚入伍,穿上军装的新战士,甚至还有女兵。

王震指挥部队如此艰苦卓绝地进疆,陶峙岳激动不已。他摆出放置许久的文房四宝,展纸命笔,写了一首《七绝·迎王震将军入疆》:将军谈笑指天山,便引春风渡玉关。绝漠红旗招展处,壶浆相迎尽开颜。

1949年11月,第一野战军第一兵团机关抵达迪化。洁白的博格达雪峰闪着银光,兀立的红山宝塔周围彩旗飘扬,鸟儿在阳光下飞过发出欢快叫声,一湾清水穿行在白杨林带之中,翻滚着雪白浪花,这是塞外名城。迪化又名乌鲁木齐,系哈萨克语,意思是“优美的牧场”。历史上左宗棠率领湘军入疆,历时两年多时间。1943年 8月,国民党7万人入疆准备了三年,最终用了两年半的时间才到达乌鲁木齐。而1949年,由王震率领的一兵团在连续行军作战,在没有得到修整情况下,只用了六个月时间就进入了全疆各个重要城市及军事要地。并从国民党边防总队手中接管了千里边防,保卫了祖国的疆域。

12月7日,新生的新疆军区正式成立。王震传达中央指示,对新疆少数民族中经过斗争考验的优秀分子,可以直接吸收入党,免除候补期。这在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上是极为罕见的。

1949年12月17日,新疆省人民政府成立,包尔汉担任首任主席。17日,中央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批准了将起义部队改编成中国人民解放军第22兵团的请示。根据毛主席、朱总司令员的指示,新生的新疆军区正式成立,并且下达了军区负责人的任命:彭德怀兼任司令员,王震、陶峙岳和三区民族军首领赛福鼎·艾则孜担任副司令员。新疆三区革命民族军于12月20日正式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五军。

王震将军代表共产党向陶峙岳表示“: 起义部队过去守土有责,立了功。起义以后,可以一起和我们转向生产,妥善安置大批退伍官兵。”起义前,陶峙岳曾和赵锡光相约,将部队交给解放军后,即解甲归田。起义后,在共产党大公无私精神的感召下,在共产党一视同仁、重视他的作用情况下,他打消了引退之意,决心为新中国做有益于人民的事情。紧接着,起义部队正式开始集中整编。陶峙岳以起义部队最高指挥官名义,发布了《为整编部队告起义将士书》,要求全体起义官兵根据新政府共同纲领中关于军事制度的精神,在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的领导下,实行统一指挥、统一制度、统一编制、统一纪律。

1949年12月30日,新疆起义部队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22兵团,陶峙岳任兵团司令员,王震任政治委员。陶峙岳与王震一起,根据中共中央指示,认真做好部队官兵的思想政治工作,整顿作风,严格纪律,平息叛乱,维持社会秩序。同时,大力组织和发展生产,稳定了新疆的局势。

一兵团从二、六军中抽调大批优秀政工干部到22团和五军的军、师、团中,建立起各级党委会和政治工作机构及制度,加强了22兵团和五军党的工作和部队建设。

1950年1月19日,西北军政委员会正式成立,彭德怀任主席,习仲勋、张治中任副主席,王震、陶峙岳等41人为委员。截至1950年3月底,第六军进驻北疆哈密、吐鲁番、迪化、伊犁等地;第二军进驻南疆库尔勒、阿克苏、喀什、莎车、和阗等地,解放了新疆全境,并接管了千里边防。彭德怀司令员说:“这是军事史上的一大奇迹。”

1950年2月,陶峙岳赴北京汇报工作,受到毛泽东主席的亲切接见。他向毛泽东主席汇报了新疆的工作情况,毛泽东主席非常满意,并对新疆工作作出了指示。毛泽东主席还请他共进晚餐,席间没有大鱼大肉,山珍海味,只有几样湖南家乡菜,这使陶峙岳备感亲切。毛泽东主席和他一直谈到深夜,不仅谈了国家大事,还谈到陶峙岳的家庭等。毛泽东主席勉励陶峙岳“要好好学习,自我改造,过好三关。第一关是解放战争关,现已过去,过得很好。第二是土地改革关,不久就要过去。第三是社会主义关,现在还没有开始,要有思想准备。”陶峙岳当时并不完全理解。但他确信,只要跟着共产党走,什么关都会过去的。

以后每次赴京开会,毛泽东主席都会紧紧握着他的手,称他“陶将军”。通过与彭德怀、王震、毛泽东、周恩来、贺龙等人的接触,陶峙岳深深感到共产党人待人真诚,肝胆相照,不谋私利,生活简朴,他的内心更生崇敬,更加坚定了跟着党走,与人民的事业荣辱与共的坚定信念。

(作者系江苏省社科联理事)

王震、陶峙岳与新疆和平解放-昆仑网—新疆党建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