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仑网—新疆党建网 > 专题 > 基层组织建设专题 > 基层风采 > 最美基层干部
 
李元敏的精神肖像
日期:2016-10-14   文章来源:李予

感动新疆十大人物李元敏

舞台小天地,人生大舞台。人生在世,对每个人来说,都在“演出”。每个人的一生都是一出“戏”。不同的是有的人演得精彩,演得惊天动地,有的人演得无趣,演得一败涂地……无论是作为共和国最基层的村干部,还是作为一个妻子一个母亲,短短五年光景,李元敏在盖买村这个小小的舞台上演出一场精采的独幕剧。   

五年前除了村民和附近村庄的人,没有几个人知道天底下还有一个叫盖买村的地方,它只是伊犁州下辖的伊宁县141 个行政村中的一个;同样,也没几个人知道盖买村有个叫李元敏的人,她只是盖买村几百名劳动妇女中的一员;她们虽然民族不同,年龄有别,但她们在村庄里的生活轨迹大同小异。在伊犁河畔的沙枣树下,在村庄的黄昏暮色中,她们谈情说爱,曾经像五月的伊宁杏花一样释放青春的美丽。她们结婚,为人妻,为人母,在清晨的鸟鸣声中煮奶茶,做早饭;在七月的骄阳下,和男人一样在田间地头,挥汗如雨;她们的身影出现在晒场上,出现在羊圈里,出现在弥漫着牛马粪尿味的养殖间,出现在人头攒动的乡村巴扎上,人声鼎沸,车水马龙……

但五年前李元敏从盖买村这些为人妻为人母的妇女中脱颖而出,从三千八百多村民中脱颖而出,从伊犁乃新疆成千上万的村干盖买村调整低保户部中脱颖而出,成为村里家喻户晓的人,县上远近闻名的人,州上号召学习的人,新疆各地做报告的人,获得全国“巾帼建功标兵”、全国“民族团结进步先进个人”、全国“三八红旗手标兵”、全国“十位最美女性”、自治区“优秀共产党员”荣誉称号、伊犁州“优秀共产党员”等多项荣誉,风风光光地前往首都北京参加颁奖会,受到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的接见,合影留念,演绎了一段人生传奇。

李元敏的“舞台”就是她生活了五十多年的盖买村。这里保存着她童年的记忆,是她上学读书的地方,是她恋爱做梦的地方,是她发家致富的地方,也是她梦想成真的地方。从贴在墙上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地图上你是找不到盖买村的,因为它太小。这样的行政村全国少说也十数万。就是在新疆地图册上,它也和天上的星星一样,一般人很难找得到。如果以谷歌地图的搜索方式来寻找,搜索范围由大到小,不断收缩,最后把那个微不足道的小圆圈变成网格状的田野、纵横的道路、街巷,变成一条条由绿色林带间隔的村庄,变成一个个彼此相连的庭院,变成进出庭院的人,这时候我们发现这个叫盖买村的村庄其实并不小。位于盖买村西区的村委会就像一颗看不见的心脏在跳动。作为新疆植物标志的高大伟岸的白杨树环绕着护佑着村庄,除了白杨,还有身姿婀娜的水柳以及别的分列在道路两旁的树木;庭院出现在眼前,房屋是典型的维吾尔式民居,庭院里或多或少栽着果树、花卉,但差不多每一户人家都少不了一个浓荫蔽日的葡萄棚……一个感性的多姿多彩的盖买村出现在眼前。

据村干部介绍,这个村庄有八百多户人家,三千八百多村民,百分之八十五是维吾尔族,汉族、回族、哈萨克族在村里算“少数民族”。村民百分之九十以上是农民,靠种地为生,人均耕地不到两亩。种地的农民要求都不高,四十年前只要不饿肚子,有两三间土坯房子住,夏天淋不着雨,冬天不挨冻就满足了;三十年前除了吃饱肚子还想拆了土房盖砖房;二十年前村里的砖房越来越多,还出现别墅,村里屈指可数的几幢别墅像路标悄悄插在村民的心头。是人都想过富裕的生活,想过好日子。虽然这些年来党和政府为了让农民增收,让农民奔小康,出台了一系列政策,取消农业税,国家给农民1-3 万补贴在农村建安居房,可作为村庄里以土地为生的农民要想过上富裕的日子,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何况像盖买村这种人多地少、少数民族村民占大多数的村庄。

想发展、想致富的盖买村人在经历了一届又一届村委会班子之后,在经历一年又一年的希望、失望和无奈之后,2011 年10 月在村委会换届选举中,一千八百多合法选民中,一千六百三十票村民用选票把与他们朝夕相处的汉族女干部李元敏推到了盖买村这个舞台上。选李元敏是基于他们对李元敏的了解,李元敏两岁随父母来到伊犁河北岸的盖买村,左邻右舍都是维吾尔人,小时候和维吾尔小朋友一起踢毽子,抓石子,用奥斯曼草染眉毛,维吾尔邻居很喜欢这个聪明伶俐的汉族小姑娘,邻居大爷还给她起了个维吾尔名字“杰米拉”(美丽),这是一种美好的祝愿。上学之后,同学大多是维族,除了长相,李元敏和维吾尔族几乎没有什么区别,一日三餐离不开奶茶、馕,去内地回到新疆首先得吃一顿拉条子。盖买村的维吾尔村民亲眼看着小“杰米拉”一天天长大,变成大姑娘,结婚,有了孩子。没变的是她的聪明,她的善良,她的热情。   

李元敏是第一个在村里开商店的人。因为人缘好,商店的生意一直不错,使她成为村里少数先富起来的人。但在劳动致富的道路和农民一块抽蒜台上走在村民前头的李元敏并未感到满足,看到村里还有人住在破旧的土坯房子里,还有人家里的孩子上不起学,有人看不起病,她内心深感不安,开商店时油盐酱醋的,她周济过不少家庭困难的乡亲。2005 年,奶牛价格暴跌,家里的奶牛养殖亏损很大,李元敏和家人商量后决定把开了15 年的商店关了,包了些地补贴奶牛养殖的损失。当时有不少村民想买过她的商店,可谁也没想到她一分钱不要把商店白白送给了一个抚养孩子、没有任何收入的维吾尔族村民吾乎兰姆。连吾乎兰姆自己都不相信,拿到商店的头一个晚上,吾乎兰姆高兴得不肯回家,跟李元敏挤在一个炕上,一夜没睡,一心要认李元敏姐姐,从此李元敏就多了一个维吾尔族妹妹。   

商店附近住着一户维吾尔族老人买合布里赞。她身上长了几个大脓疮,躺在家里没人管,李元敏和丈夫骑上三轮摩托,把老人送到伊宁市。自己掏钱给老人看病、买药,把老人接回家,每天请村里的医生为老太太打吊针消炎,自己还一日三次为老人挤脓疮。经过20多天治疗,老人的伤口完全愈合了。从此老人把她当成自己的亲闺女,她也成了老人的主心骨,老人家里的大事小事,包括两个女儿的婚事、老伴的丧事都由李元敏一手操办。

2009 年夏天,当时担任村支部委员的李元敏开完会在回家的路上听说村民吾布力的外孙女阿曼古丽病了,她赶忙来到吾布力的家。7 岁的阿曼古丽嘴唇发紫、脸浮肿,肚子鼓得像皮球。吾布力家生活困难,没钱给孩子治病。第二天一早,李元敏发动社会的力量为阿曼古丽募捐。家人率先捐款,她的小儿子捐了20 元,上班的大女儿捐了50 元,丈夫口袋里准备划分宅基地交水费的250 元,也被她“收缴”,作了捐款。在村里她一口气又转了6 条小巷。三天时间,为阿曼古丽募集到8500 元。遗憾的是一周后阿曼古丽还是离开了人世。村民都说,她人是公家的,家里的东西也成公家的了,她家里的打草机、拖拉机、粉碎机、挤奶机、铁锨、雨靴等,村里人随时可以用,不仅从来没要过钱,还常常贴些油钱。她曾把女儿给她买衣服的1000元钱买了塑料布,送给了村里因为下雨而急需塑料布的贫困户。

残疾人海里曼伏在李元敏怀抱里激动地哭了

李元敏是个想干事的人,也是一个能干事的人。她开商店,搞家庭养殖,最多时家里养了60 头奶牛,20 匹马。包地,种大蒜,一年少说也能挣个十万八万的。她是村里有名的大忙人,也是村里有名的能人。村民选她当村委会委员,就是希望她能带领大家一道致富。2010 年3 月李元敏接手村委会书记走马上任。这时盖买村已是个空壳村,集体收入基本上没有,上级拨的那点可怜的办公经费也早已吃喝光了。村干部不是国家公务员,靠发的那一两千块钱的补助养家糊口不现实,一般他们都有地。有事去村委会溜一圈,没事就回家干自己的事。干公家事的时候少,干自己事的时候多。因为村干部待遇低,有的干个一两年,有的干几个月就不干了,村干部走马灯似的换了一茬又一茬。上班时间,办公室见不到人或者在办公室打牌,喝酒司空见惯。因此,留给她的只有一枚公章。村里也有人不理解,李元敏家里有那么多奶牛那么多马,自己挣钱不好,干嘛非要去当个村委会主任,一个月也就两千来块钱工资,还不如城里保姆。她图个啥?甚至连家人也不理解。可李元敏自己心里清楚,如果只是为了自己,为了钱,她肯定不会当干村干部,不会挑这副担子。干委员也好,当书记、主任也好,无非是自己富裕之后想为盖买村三千八百多村民尽点心,做点事,让乡亲们也尽早过上富裕生活。不说和内地沿海地区的农村比,就是和区内,和伊犁一些搞得好的村子相比盖买村也属于贫穷落后的村子。长期以来积累了许多矛盾和问题。就以确认村里的低保户来说,以往村里的低保户都是村里一两个主要领导私下里碰个头就定了。李元敏“当家”之后,村里谁该吃低保开会让大家说,大家评,大家定。结果原来几个本不该吃低保却一直在吃低保的只好退出来,村里真正该吃低保的得到了政府低保政策的泽惠。大家心服口服。盖买村曾经有三百亩机动地,这些地的租金曾经是一笔不小的集体收入,到了2002 年这些地不知去向。李元敏上任之后,从土地入手,组织村干部重新丈量村里的土地,重新找回了345 亩机动地,把这些地出租出去,当年就为村里创收11 万多元。后来经过村委会讨论,决定把这些地作为宅基地分给了村里172 个没有宅基地的年轻人,让他们在村里有了立足之地。俗话说,安居才能乐业。地是农民的立身之本。上世纪八十年找初村里搞联产承包责任制时,大部分地都分到了家家户户,九十年代之后走向社会的年轻人虽然背着农民的名声,却没有地,甚至连安身立命的宅基地都没有。没有地,又没有收入,村里到处是游手好闲的年轻人,打架斗殴偷鸡摸狗的事时有发生。给他们划了宅基地之后,村里的治安得到了根本的改观。李元敏做的另一件深得民心的事是清理村里承包出去的四个沙场。吉尔格郎河自北向南穿村而过,把盖买村一分为二,河滩上有丰富的沙子。前些年经营沙场的老板们看上了吉尔格郎河滩上的沙子,他们找到村委会领导,私下里谈好条件,与村委会签下合同一个又一个损公肥私的合同。有的一年象征性的给村里交个一两万,有的说是要给村里交钱实际上多年就没交过钱。针对这种情况,李元敏召集村委会干部开看望残疾老人会,讨论解决办法,最后达成共识:解除原村委会签的不合理协议,根据沙子的市场价格和沙场老板重新签协议。新协议把每年上交给村里的数额提高了几倍。通知老板之后,个别老板财大气粗,不予理睬,李元敏叫来铲车直接把沙场封了,沙场老板心里明白原来的协议是怎么来的,心虚,只好硬头皮来到村委会,重新签协议。清理沙场,村集体收入由原来的几万元增加到60 万元。

无论是清理机动地,还是清理沙场,无疑都是得罪人的事。而且得罪的往往还是当过村干部的人或村里有影响的人。大家都生活在一个村里,抬头不见低头见,从情面说也不是件容易的事。至于老板那也是有各方面关系的人,牵一发而动全身。换另一个人估计不会这么做,但李元敏做了。她认为得罪了几个人,羸得了三千多村民的心,值得。

清理机动地和沙场让村民见了李元敏的“执政”风格。李元敏的本事开始显山露水。她个性强,做事的热情高,办法也多。只要是她想做的事,她总是想方设法做到,做好。长期以来,村委会里里外外脏、乱、差,就不像个办公场所,李元敏一上任就制定规矩,不许干部在办公室抽烟喝酒,亲自带领村干部清理门前的垃圾,村委会面貌焕然一新,村干部精神面貌也为之一变。四年来村委会集全村财力,多方筹措,在江苏南通援疆资金的支持下,盖了村委会办公楼、农民俱乐部、妇女儿童之家、警务室,村委会办公条件得到了根本改善。村里的精神文明建设有了平台。村里月月有活动,三八妇女节、纳吾肉孜节、村“两委”和住村工作组一道组织村民排练节目,邀请邻村文艺带头人一同演出,群众从在一旁观望到踊跃参加,参加活动的人数达六七百人。农闲季节,农民来到面积达五百平方米的农民俱乐部看节目、听讲座、看演出,自得其乐。“庭院文化活动”是李元敏的创新,选择一个环境美的庭院,召集村里妇女来到院子里,嗑着瓜子,吃着水果,唱歌跳舞,穿插宣讲保护妇女儿童权益、计划生育等政策。每一次活动评选一名各方面都做得好的妇女,由她讲述自己的故事。进行“最美家庭”、“最美母亲”的评选,把获得荣誉的妇女照片贴到“妇女儿童之家”墙上的荣誉栏上,过一段时间进行新的评选、更新。把各族妇女从家庭中请出来,开阔眼界,增强自尊,自信。村里精神文明建设、农村文化建设搞得有声有色。2009 年7·5 事件之后,新疆维稳工作成为日常工作中的重中之重,白天要开会,要查村里舆情,夜里她还亲自带领村干部在办公室值班,一呆就两三点,有时干脆就住在办公室里。由工作组牵头,盖买村成立家庭“滴灌式”去极端化帮教工作领导小组,与村“两委”干部、民警、乡干部混编成立了5个帮教小组,对35 名重点人员、59 名特殊群体分片包干建立档案,有针对性帮扶、教育。在村里开设“去极端化”集中教育转化培训班,有效扼制了一度在农村呈蔓延之势的非法宗教活动,维护了盖买村社会稳定。下户查访时,李元敏见村里有个维族妇女蒙面,她用维语劝说、制止,这个妇女装作没听见,李元敏火了,上前一把扯掉了她头上蒙的黑布,好好教育了她一通,从此村里再没见蒙面的妇女。李元敏在村里威望高,换个干部可能就没这个魄力。   

 

阿拉伯人有一句谚语:一头狮子率领一群羊能打败一只羊率领的一群狮子。李元敏无疑就是这样一头狮子。   

在县上“强村治村”、整村推进“富民安居”工程等一系列政策的支持之下李元敏上任四年来完成了218 国道至盖买村9 公里道路硬化铺油,修建了4.5 公里防渗渠,500 户村民用上了自来水,170 户农与老人谈心交流民划了宅基地,修建了1000 多平方米办公楼,363 户村民住进了安居富民房,村里安了40 盏路灯,25 公里道路砂石化,18 公里庭院供水建设。   

还有更多的变正在发生之中。昔日“软、乱、穷、差”的盖买村如今一跃成为伊宁县的模范村,伊犁州和全疆的明星村。村里绿树成荫,街巷纵横,庭院深深,花红果绿。前来参观取经的人络绎不绝。李元敏付出的心血和汗水换来的是鲜花和荣誉。各种媒体记者来了一拨又一拨。作为基层党员的优秀代表,李元敏的事迹通过伊犁,和新疆的各种媒体已经深入千家万户。在自治区党委组织部、宣传部的组织下,李元敏先后赴昌吉、木垒、呼土壁、麦盖提等地进行了370场演讲。她演讲不用讲稿,完全是用自己的语言,在南疆面对维吾尔族听众,她说一口地道的维语。2014 年中央政治局委员、自治区党委书记张春贤在州领导的陪同下来到盖买村,饶有兴趣地听了李元敏的汇报之后,问她工作中有什么困难,李元敏抓住机会说了想为村里建个玉米烘干厂想法,说她已做过先期调研,搞这么一个项目得三百多万的投资,但村里一时拿不出这么多钱,张书记为她的事迹所感动,当即表态为村里协调解决200 万元资金,不久200 万专项资金拨到了乡上。

改革开放之初,邓小平同志指出:要允许一部分人凭着自己的劳动先富起来。接着补充了一句:先富起来的人要带领大家走共同致富的道路。李元敏就是小平同志倡导的这种人,先富带后富的践行者。农村需要更多像李元敏这种来自乡村扎根土地的人,需要这种致富道路上的“领头羊”。面对盖买村的喜人变化,李元敏并没有满足,她还有许多梦想没有实现,还想做更的多事。她说,再给我几年时间,我要让盖买村的人变得更富有,更幸福,让盖买村变得更美丽。(作者陈予)

 

昆仑网微信二维码